直立而起,七彩小鹿的兩個前蹄踏了在魔法結界上,踏中的位置瞬間猶如落石擊中平靜的湖面一樣,起了連綿不絕的漣漪波紋,朝著四周擴散。

幾個呼吸之間,漣漪波紋就快速擴散到了籠罩聖城的整個魔法結界上,之後七彩小鹿瞪大眼睛,口吐神言:「小!」

轟隆隆……

籠罩著聖城的魔法結界開始縮小,連帶著其中的聖城也開始縮小,以至於魔法結界上方的土石開始掉落,起初還只是小塊土石,後來直接就如天塌下來一樣。

嘩啦啦……

幾分鐘后,當魔法結界縮小到百分之一的時候,七彩小鹿轉身回到了寶珠法杖之中,之後寶珠法杖散發出強烈的綠色光芒,萬葉樹的樹葉晃動聲不絕於耳。

「……」

光芒散去,魔法結界和聖城一起被收進了萬葉樹空間。

「長見識了!」

帕爾由衷的感嘆了一聲,聽七彩小鹿說,籠罩著聖城的魔法結界是當時魔法帝國的最強結界,代表著魔法帝國時期最頂尖的魔法造詣,可以在其內空間不變的情況下縮小外表,方便移動。

只是每次都需要消耗大量能量,要不是此時的聖城坐落在一處靈脈之上,魔法結界的能量充足,還真不好移動。

至於聖城下方的靈脈怎麼樣了?當然是被七彩小鹿順手收走了。

……

轟隆隆……

土石的崩塌波及了過來,帕爾趕忙收起寶珠法杖,通過傳送陣離開了溶洞。

之後不到十秒,溶洞就整個塌陷了下去。

外界的原始森林深處,一大片區域突然凹陷下去,形成了往後日子裡的一道奇觀。

咻!

一道銀光閃過,帕爾來到了一個略顯昏暗的石壁房間之中,有些焦急的卡瑞娜三女鬆了口氣:「帕爾你可算上來了,怎麼耽擱了這麼久?」

「是這樣的……」

帕爾早就想好了借口,說是傳送陣的靈石能量用光了,他更換了一下靈石。

卡瑞娜三女也沒懷疑,然後四人商量起了接下來怎麼辦?

說是商量,其實三女的目光一直盯著帕爾。

「當然是出去了。」

帕爾笑了笑,推開房間殘破的石門走了出去。

這裡也是一處地下遺迹,外面並沒有天星會的人把守,因為菲利普這次的行動很是機密,這處遺迹也是通過外界殘留的各種蛛絲馬跡臨時找到的。

走過遺迹不算長的走廊,前面出現了久違的明亮日光,帕爾四人加快腳步跑了過去。

嘩啦啦……

首先傳入耳中的是激烈的流水聲,之後走出遺迹走廊的帕爾四人發現,他們站在了一處瀑布的側邊石台上,旁邊不遠處就是一個小型瀑布。

「你們看!」

站在石台上眺望遠方,帕爾四人驚喜的看到,在視線盡頭有著一棵高聳入雲的大樹,而原始森林中就只有一棵這樣的大樹,那就是精靈族主城長青城中的長青聖樹。

「我們終於走出來了!」

走出了一望無際的原始森林,使得帕爾四人臉上出現了輕鬆的笑容,之後他們也沒有浪費時間,在帕爾揮動御風劍的帶動下飛向了長青城。

……

正所謂望山跑死馬,雖然帕爾不至於跑死累死,但一直飛了兩個多小時才遠遠的看到長青樹下的長青城。

「不行!我得歇一歇。」

帕爾看了看數據面板,並沒有用能量點恢復使用御風劍所消耗的能量,畢竟這也不是必要的消耗不是?他的能量點又不是大風刮來的。

所以,帕爾在各種能量消耗到百分之十的時候決定落地休息一下,正好前方不遠處出現了一條道路,他就帶著卡瑞娜她們落到了道路上。

卡瑞娜看了看路邊的景象,說道:「這是精靈族各城池之間的主路。」

「嗯。」

帕爾點點頭,然後掏出一個小凳子坐在路邊休息起來。

阿喵的大眼睛轉了轉,直接跑過來坐到了帕爾的腿上,倚靠在帕爾的胸口上開心的笑著,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開心。

卡瑞娜則跑到路邊摘起了野果,回來後分享給大家。

阿汪一臉糾結的看著長青城方向,她在糾結怎麼面對可能背叛了她的小果,那可是她最親密最信任的侍女啊!

……

「你們嘗嘗,很好吃的。」

卡瑞娜摘了一把拇指大小的野果,一邊吃一邊遞給帕爾他們,帕爾接過嘗了一顆,驚奇的發現這種野果和他前世的藍莓差不多。

「做成果醬的話,可以用來製作……」

帕爾陷入了沉思之中,不知過了多久突然被一陣馬蹄聲驚醒,他擦了擦嘴角不自覺流出的口水,扭頭看去。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最新章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冰瓏児、[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全文閱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txt下載、[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免費閱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冰瓏児

冰瓏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綜】找呀找呀找姐夫、[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周想眯起大眼睛,望著張局長,「張局長,請給我一個解釋。」

張局長面紅耳赤,他不過是想賣個好,悄悄說了一句,這小沈就立刻回來質問了,讓他無地自容,今天過後,他還能不能參與其中還不知道,不,他還能不能坐在招商局長的位置上還不知道,因為副縣正在怒視著他。

「我,我就是,問他,問他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074章被我放倒了 病房內因倆人心思各異而靜默下來,之後的相處更是相敬如賓。

普彩英在幾天後又過來一次,依舊是被溫喬趕了出去,普彩英賴著不走,一直在門口嚷嚷着,「喬喬,你不記得我了嗎?我是你好朋友啊!我只是想要來照顧你!」

溫喬不管她說啥都是回她一個字,「滾!」

溫建安硬是將人拖拽着想讓普彩英滾出醫院,不知怎地,溫喬突然就改變了主意,「等等!」

溫建安動作一停,看向她眼神詢問。

「讓她照顧我。」

溫建安表情驚訝,「你確定?」

溫喬點頭,「是啊,她不是說是我好朋友嗎?那就讓她來照顧我好了。」

見溫喬神色不像是造假,溫建安稍微猶豫了會兒,還是同意了。

「你要是敢使什麼壞,老子弄死你!」他惡狠狠的威脅普彩英,隨後將對方用力推進病房裏。

「溫前輩。」普彩英踉蹌一下站穩,有些委屈的望向溫喬,「溫前輩你現在怎麼樣了?」

溫喬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說你是我的好朋友,那你跟我說說我們之前的事情。」

「可以啊!」普彩英表現得十分坦蕩,一屁股坐到床邊的椅子上。

「你叫溫喬,之前是在國內發展,後來才來到y國,已經結婚有老公現在懷着孩子,跟我簽同一個公司同一經紀人。」

「喬喬,我們關係真的很好,我出道的時候你ins上邊還專門介紹了我,而且你藝名叫mir我叫miv,我們還說好了要合作MV的。」

溫喬神情冷淡,哦了聲,示意她繼續講。

「喬喬你還參加了我的生日聚會的,你都不記得了嗎?」普彩英說得都有些哽咽,表情很真實,彷彿真情流露。

溫喬不為所動,冷眼看着她。

「沒關係的。溫前輩,我相信你遲早會想起來的!」

「哦。」

見普彩英似乎沒話講了,她擺擺手,說道:「我準備睡了,你走吧。」

「那溫前輩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來看你。」普彩英倒沒有強行留下,走得十分乾脆。

她走後,溫喬看着天花板發獃,上次溫喬提出要出院的事情,最終還是在醫生的建議下暫時還繼續在醫院裏住院。

這會兒已經到了午飯時間,溫建安要去給她打包飯菜回來,溫喬看着外邊的陽光正好,就起了要去晒晒太陽的想法。

她抬手摁鈴,叫來護士,陪着她到醫院外邊走走。

今天出了點陽光但並不刺眼,光線暖融融的,曬在人身上極為舒服。

除了溫喬,還有不少穿着病服的人在外邊走動。

溫喬逛著逛著就見一個瘦弱的女人一邊喝水一邊控制不住的嘔吐,她注意到那個女人一直在小心翼翼的捂著腹部。

她的腹部微微鼓著,只是由於穿着寬鬆的衣服所以不太能看得出來。

陪着她的護士見她目不轉睛的看着別人,立即解釋道:「那位女士已經懷孕六周了,正是孕吐最厲害的時候,過段時間就好了。」

溫喬不自覺的摸上自己的肚子,等到她懷孕六周的時候,可能也會變成這樣吧,喝口水就控制不住的想吐。

護士見她這樣的神情,立即笑了笑說:「溫小姐不用太擔心,個人體質不同也會產生不同的反應的,有一些人直到生下孩子都不會出現嚴重的孕吐期。」

溫喬臉色深沉的點了點頭。

「溫小姐你肚子裏的孩子多大了?」護士好奇的詢問。

溫喬微微愣怔,隨即搖了搖頭,「好像……倆周吧?」

「有些像,溫小姐肚子真的一點兒都不顯啊,看上去就跟沒懷的時候是一樣的。」護士笑着說,「有些人一懷上身體就會給出反應,比如貪睡貪吃,心情變得煩躁等……」

溫喬低頭摸著自己平扁的肚子,目光越發的柔和,「可能是因為我的寶寶比較乖吧。」

護士認同的點頭,「有點寶寶就像是小天使,特別的懂事,一點兒都不捨得自己的母親勞累……」

護士絮絮叨叨的,一邊陪着溫喬到處亂晃悠。

不過,她們逛的時間有點長,直到給她帶飯的溫建安在病房沒瞧見她給她打來電話,溫喬才施施然的回去。

為了確保溫喬的身體和她肚子裏的孩子能夠獲取足夠的營養,溫建安每天為她準備的吃食都是極為美味的。

溫喬將這些食物吃到嘴裏的時候隱隱覺得很熟悉,一猜想就能猜想到,溫建安肯定是找了她最喜歡的一家餐廳打包來的。

溫建安是吃過之後才過來的,這時候就在邊上看着她吃飯,過了會兒,他眼神放到溫喬的肚子上,笑着說:「這都有三四周了吧?居然還一點兒都不顯懷。」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溫喬進食的動作頓時停下。

說來也是奇怪,明明她肚子裏的孩子已經有幾周時間來,可當他餓的時候,他的腹部還是十分的扁平,溫喬甚至感受不到裏邊的小生命。

這樣她產生一種自己並沒有懷孕的錯覺。

但她身邊的人都在說她已經懷上了。

溫喬再次低頭看着自己的肚子,由於吃了一點東西,現在肚子已經微微鼓起,明顯與飢餓時候的肚子很不一樣。

這樣薄的肚皮,為什麼就是看不見裏邊的小生命呢?

「爸爸,你知道我是什麼時候懷上的嗎?」她抬頭看向溫建安。

溫建安微微愣怔,「就在你進醫院的那一天,我們才知道你已經懷了,之前並沒有人知道。」

所以這個孩子是意外發現的咯?

溫喬之後有詢問他們自己住院的真正原因,得出的答案是她在拍戲片場被誤傷了,傷到了後腦所以導致了失憶。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他肚子裏的小生命並沒有因此而受到威脅。

儘管這個小生命,也許並不被他的父親所期待。

溫喬輕聲嘆息,看向自己的腹部眼神格外複雜。

等到了晚上,謝嶼再次出現在病房中,對方似乎比之前更加憔悴了,溫喬甚至能夠聞到對方身上濃郁的香煙味,他眼下的烏黑更加沉重疲憊。。 江瀾站在廣場中間。

看著一步步走來的敖滿。

二十來歲的少年,一身藍衣,每一步走出都有無形的氣勢。

彷彿一道耀眼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