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較基地長,他們這些普通人更能感同身受。

基地長還有護衛隊保護,而且基地長顯眼,要做人體實驗,最先被抓走的一定是他們這些經常出去做任務的人。

到時候,他們把人抓走,只要推到喪屍身上,說是被喪屍殺死了,也不會有人懷疑。

到時候,他們就真的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只能在冰冷的實驗室里,任人宰割。

所以,人群開始騷動,大家自發的幫著找人。

因為聽說對方在基地里還有同夥,他們就連自己身邊的人都不相信,看到有鬼鬼祟祟的人就衝上去盤查。

還真讓他們逮到幾個,M市基地收買的人。

這種人,一經發現,眾人唾棄,一時之間,曾經因為M市基地給的資源風頭無兩的人,都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然而即使是這樣,也沒有讓他們發現乙博士的蹤影。

要不是門口安排的是張靈宸信任的隊伍,他們都要懷疑乙博士已經逃出去了。

眼看著就要黑天了,天黑是人休息的時候,奔波了一天,大家都累了,最是容易走神的時候。

再沒有找到乙博士,她就很有可能在這個晚上逃出去。

後面張靈宸和李元商量之後,李元覺得這是個機會,能不能抓住乙博士,就在此了,所以他決定晚上親自帶人去守城門。

夜深人靜,以往這個時候的B市基地已經恢復了寧靜,然而此時還能時不時聽到點聲音。

這是白天還不是特別累的,想要貢獻一份力量,所以繼續在尋找乙博士。

此時的基地門口,原來的守門隊伍還在,因為守了快一天了,除了中間吃飯的時候輪流休息了一下,他們一直沒有休息呢。

跟白天相比,大家都頹廢了不少,有幾個甚至都已經上眼皮打下眼皮,要睡著了。

黑暗的環境下,誰也沒有發現,昏昏欲睡的隊伍里混進去一個人。

李元混進去之後,裝作累極了的樣子,完美的和其他人融入在了一起。

實際上,他眯著了眼睛時刻在注意著周圍的環境,耳朵更是豎起來,聽著有什麼風吹草動。

過了大概有一個小時,現在時間已經是後半夜了,再有幾個小時,天就要亮了,旁邊的人已經有幾個打起了呼嚕。

忽然,李元耳朵一動,他好像聽到了什麼窸窣的聲音。。 隨著聖誕節的臨近,街上的氛圍也越來越濃烈了,商家紛紛打出優惠信息,還有什麼情侶六折的超大折扣,反正不管怎麼樣,所有的節日都能被過成情人節。

周六的時候,顧念去公司加了一天班,江亦琛不在家,她一個人待在家裡面也沒什麼意思,乾脆來公司加班,只是沒想到這次來公司的時候,黎宋也在,而且還比她來得早。

顧念揮了揮手:「學長,你來得好早啊,這麼拼嗎?」

黎宋笑嘻嘻地:「你這麼優秀,我不努力點怎麼行?」他看了眼桌子上的台曆:「馬上就要做年終報告了,如果,設計稿還有好多沒有修改完成。」

十點的時候,黎宋給她買了杯星巴克的紅茶拿鐵,他倒也是有心人,知道她喜歡這個口味。

他的心思其實並不明顯,顧念雖然好,聰明漂亮而且工作能力又強,在設計上格外有天賦,可是他呢,並非A市本地人,家庭條件也不是很好,至少在A市買房子是買不起的。

所以即便內心裏面藏著喜歡,一開始也許是熱血衝動的,但是這些時間他倒是冷靜了下來,有些人註定是觸摸不到的。

下午的時候,高涵也來了,看到顧念的時候臉頓時一冷,表情陰沉的可以滴出水,高涵不是一個善於掩藏心情的人,喜怒哀樂全部都擺在臉上。

顧念不知道自己哪裡惹到她了,乾脆不說話,默默畫圖。

高涵來這裡顯然心思不在加班上,她真正的心思是在黎宋身上,正好她就坐在黎宋旁邊,所以顧念就聽著她說哪部電影好看,問他要不要去看。

她坐的有點近,今天特意打扮了一番,噴了香水氣味有點濃,顧念隔了那麼遠都能聞到那濃烈馥郁的香氣,覺得鼻子有點不舒服,更何況黎宋。

黎宋微微皺了皺眉頭,離得高涵遠了點,搖頭:「我要加班,恐怕沒時間。」

「你晚上也要加班嗎?」高涵有些不滿。

「我是這樣想來著的。」黎宋很老實。

高涵撇嘴:「有那麼多工作嗎?」她湊過去看了眼,叫了起來:「黎宋,你在幫顧念修改初稿吧?」

黎宋臉一紅:「沒有。」

高涵嚷嚷起來:「還說沒有,這不就是之前顧念的設計稿嗎?」

這樣大的聲音,顧念聽得一清二楚,她有些尷尬,也沒有回答。

黎宋被她說得很尷尬,只好說:「馬上要到年終,要寫總結,我幫她整理以前的設計稿,讓她好寫一點。」

「是嗎?」高涵陰陽怪氣地說:「你怎麼不幫我改呢?」

「顧念之前的畫稿是經過我的手,你沒有,如果你需要,我也可以幫你改。」黎宋說得很是真誠。

高涵聽了反倒不好意思起來,轉向顧念:「顧念,你今晚有空嗎?」

顧念回過頭笑笑:「有的。」

「和男朋友約會嗎?」

顧念又是淺淺一笑,沒有否認。

高涵看著黎宋有些惆悵的臉,幸災樂禍一般的笑:「顧念晚上都不加班,你一個人加班也沒有意思,跟我看電影去唄。」

顧念之前就覺得高涵喜歡黎宋,不然她對自己莫名其妙的敵意從哪裡來的,她戴上耳機,默默自己改稿子,午飯也沒吃,一直到三點才讓小趙來接自己去學校。

她雖然好久沒去學校,但是二年級(一)班的孩子都還認識她,一見到她就興奮地喊顧老師。

育英小學孩子的父母大多數都是打工一族,時間很忙,沒有多少功夫來陪孩子,顧念將帶來的巧克力糖果和老師一起分給孩子們,她其實很喜歡小孩,覺得他們活潑可愛帶著涉世未深的天真。

教室裡面被裝飾了聖誕的氣氛,黑板上掛著彩帶和氣球,顧念幫忙裝飾教室,綁彩帶的時候,一個叫洋洋的小男孩跑過來問:「顧老師,你好久都沒有來看我們了,為什麼啊?」

顧念摸了摸他的腦袋:「抱歉了,顧老師最近一段時間很忙,所以沒來了。」

「那你以後要多來看我們,我們都很想你。」

顧念心都要化了,被人記住的感覺就是這麼的好。

今天正好是冬至,食堂裡面煮了餃子給孩子們吃,顧念給孩子們分完餃子之後發現剩下的基本上都是餃子皮了,她也沒嫌棄,將那些餃子皮用勺子舀起來,加了點醬油就著吃,剛吃了一口,教室門被推開,有人走進來問:「你們這裡有醋嗎?」

顧念放下碗:「有的。」她轉身拿好醋,剛一抬頭,一瞬間錯愕:「宴西?」

她確定自己沒有看錯,因為宴西也露出了同樣的錯愕的表情。

「你怎麼在這裡?」顧念頗有些好奇。

宴西望著她,同樣的也是好奇,沒等他開口,顧念就自己說了:「你是來陪孩子們過節日的嗎?」

「嗯,是的。」

「那好巧,我也是。」顧念抿唇笑了笑:「醋給你。」

宴西雙手接過,輕輕說了聲謝謝,目光落在顧念放在一旁的碗裡面,沒說什麼就走了。

關上教師的門,宴西微微皺了皺眉頭,想著平日里的她,長得是很好看,但是性格卻有些驕矜說話也不好聽,總是耍些小聰明纏著江總,偏偏江總好像還挺吃這一套,好幾次因為她都耽誤了正經工作。

在宴西心裡,江總需要的是一個能夠配得上他的至少在工作上能夠給予他幫助的女人,比如慕小姐,雖然他也不喜歡慕昕薇,但是相比於一無所有就會耍心機的顧念,慕昕薇的條件要好上太多。

如果復星和江城能夠聯姻,江亦琛的身家估計會比現在漲了百倍。

顧念吃了幾個餃子皮,也沒怎麼吃飽,就先忍著準備晚上回去煮麵條,現在雖然才五點多一點,外面天已經黑透了,透過教室的窗戶看過去,能看到月亮升起來。

她收拾好碗筷,看到窗外有人影站在那裡,是宴西,在用眼神示意她出去。

顧念以為他是來還醋瓶的,走過去開了門,一碗熱乎乎的餃子就遞到了她的眼前。 營帳內,孟婆見到了黑白無常以及盜聖溫濤。

她看着單膝下跪雙手捧上龍泉劍的常昊靈,眼神非常意外。

「黑白無常,沒想到你們真的得到了龍泉劍,你們二人的功勞,本王會稟報陛下的。」

常昊靈聽到這裏,忽然說道:「啟稟孟婆,這次能從李星雲手中得到龍泉劍,溫兄也功不可沒!」

一旁的溫韜聽到這裏,微微有些意外。

他沒想到這常昊靈居然如此上道,居然還能想着為自己邀功。

這時,孟婆也看向溫韜,道:「溫韜,你的功勞,老婆子也不會忘記。」

溫韜立刻抱拳道:「多謝孟婆。」

孟婆微微點頭,隨後便將龍泉劍接了過來。

但她剛剛接過龍泉劍,語氣卻突然一變。

「老婆子我向來是一個賞罰分明的人。功說過了,那麼現在就來說說過吧!」

聽到這話,黑白無常二人偷偷對視了一眼,皆是看到了對方的心虛。

孟婆重重頓了一下拐杖,冷冷道:「黑白無常,前段日子蔣昭義傳信於我,說你們臨陣脫逃。可蔣昭義前腳剛傳完信,後腳五大閻君就離奇消失,你敢說這跟你們沒有關係?」

黑白無常聽到這話,心中咯噔一下,立刻跪下磕頭。

「孟婆明鑒,五位閻君大人的事,與我們無關啊!」

孟婆冷聲道:「你們這一身的內力,分明已經達到了小天位,恐怕五大閻君的內力,已經成了你們的肥料了吧?」

黑白無常見自己的秘密被揭露,連忙扣頭。

常昊靈一邊扣頭,一邊解釋道:「孟婆,五位閻君的死真的和我們兄妹無關啊,我們只不過是扒出了他們的屍體而已,而且這事溫兄是知道的。」

「哦?」

孟婆頓時看向溫韜。

盜聖溫韜,其實也是玄冥教的人。

他所擅長的不是武功,而是八卦五行,風水定位。

當然,最擅長的,還是尋屍盜墓。

這一次黑白無常能夠尋找到五大閻君的屍體,全靠溫韜在其中出力。

溫韜則抱拳道:「啟稟孟婆,五大閻君確實不是黑白無常所殺,當屬下找到他們時,他們已經是屍體了。而且從屍體上的傷痕來看,五大閻君恐怕是被一個用刀的高手一擊斃命!」

「用刀的高手?」

孟婆頓時想到了一個人。

不過隨後,她卻質問溫韜道:「所以你們就把蔣仁傑他們的屍體挖了出來,還將他們一身功力吸為己有?」

黑白無常聞言,低着頭不敢說話。

溫韜則是鎮定地道:「孟婆,五個已經死去的大星位的閻君,哪裏能比得上兩個小天位的無常呢?眼下玄冥教正在用人之際,屬下也是為玄冥教着想。」

孟婆聽到這裏,面色稍緩。

不過,她還是瞥著黑白無常道:「罷了,你們倆畢竟也是我的人,這件事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聽到這話,常宣靈頓時獻媚地說道:「我就說嘛,還是您老人家向著我們,您就瞧好吧,我們的內力提升了,一定更好的為婆婆賣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