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這個傢伙的拍馬屁能力太差了,幾百萬的東西也好意思送,怪不得這位大佬會生氣呢。

人家可是大佬啊,怎麼可能看的上這玩意呀。

王奇諂媚的對胡天說道:「大佬,那個,我的事……」

「你真打算把別墅送給我?」胡天笑着說道。

見胡天笑了,王奇也來了勇氣。

他笑着說道:「是啊,以後我就是您的人了,只要您一句話,就算是讓我上刀山下火海都沒問題的。」

「你這麼看好我啊?」胡天說道。

「是啊,畢竟您有紫金卡呀。」王奇恭敬的說道。

胡天拿着手裏的紫金卡看了看,說道:「你就不怕,我這張紫金卡是假的嗎?」

「怎麼可能是假的呀,整個楊家就一張紫金卡。」王奇說道。

不過他說完后,心裏不禁有了奇怪的感覺。

按理說,像紫金卡這麼重要的東西,家主楊天順,怎麼可能把它送給一個外姓人呀。

而且胡天看起來這麼年輕,除了身手好一點,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啊。

媽呀,這張紫金卡不會真是假的吧?

王奇越想,心裏就覺得越不對勁。

這個胡天不僅有周家的至尊卡,還有楊家的紫金卡。

這傢伙不會是在天橋下找人隨便做的卡吧?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開過來了一輛勞斯萊斯,只見一個男的摟着一個女的下來了。

王奇看清楚了這個男的后,臉上頓時露出了希冀的神色。

「傑哥。」王奇激動的對楊小傑打招呼了。

楊小傑就是楊天順的獨子,是楊家的少家主。

之前因為患病在家,最近病好后才出來走動。

楊小傑看到王奇跪在地上跟自己打招呼,他不禁笑着說道:「小奇,你這弄的也太誇張了吧,怎麼跟我打招呼還跪在地上呀?」 「第一人稱文?」

藺文萱在看到李和的設定后相當驚訝,更驚訝的是李和接下來的理論:「是開放式第一人稱文,書的起因和結局,都會落到這次的新春大戰上來。」

「但對於這次新春大戰,我不會做任何描寫。」

「我會寫幾個歷史節點的故事作為『我』的觀看體驗,從而體現出其他人的思考和看法,以及在人們選擇了『觀察』之後所產生的變化。」

「因此。」

「我不求他們在活著的時候期待死後的『選擇權』,我只希望他們在意識消亡的那一刻,能夠記起,他們還能夠做一次選擇。」

「生命結束的那一刻,也將是他們成為我讀者的那一刻。」

「這是我的構思。」

「在《長歌行》中,我領悟到的要點,這個世界對於幻想作品的要求,不光是讀起來要有趣讓人沉浸,更要……有所求。」

「《人皇是如何煉成》的這本書,就是將歷史的選擇,交給所有人。」

「包括……這一次的勝者。」

「也包括……人類文明的未來該如何走。」

李和的話說完,藺文萱依舊久久震驚。

他的構思實在是只能以天馬行空來形容,他的設定絕對與所有人都不同,他甚至不在乎讀者看過他的書後能不能成為粉絲。

他要的是人們在死亡的那一刻。

只要還心存不甘,只要還對這個世界留有眷戀,那麼,那一刻,必然是精神波動最強的一刻,那一刻,將有著最高的共鳴!

這次新春大戰的主劇本是《七劫輪迴證菩提》。

七劫之後,整個罪惡之都還有多少人活著?絕大多數人都會在一次次劫難中死去,而那些死去的人如果都成為李和的粉絲的話……

他單人的變動率就將超過10%。

這次新春大戰的累計變動率可能會超過30%……

而且。

藺文萱明白李和是要做什麼了,他不奪得新春大戰的冠軍還好,一旦他成為冠軍,《人皇是如何煉成》的這本書,在超高變動率下唯一反饋的設定就是……

選擇。

從古到今到未來,所有會出現的人,在縱觀歷史之後,所作出的選擇。

他在做給所有人看。

有朝一日,他如果獲得了足夠的認同,他真的會……成為人皇。

當然。

人們並不一定會選他,也會選其他人,所以,李和這麼做,完全有可能將千辛萬苦所積攢的力量送給他人作為嫁衣。

但越是如此,力量的上限將越高……

「有個疑問,沉到底層的意志做選擇的本質是固化『觀察』,那麼,應該只能做一次選擇才對,人皇需要超過50%的人對其『觀察』才可。」

「我們曾經有過伏羲、黃帝兩屆人皇,這不合理。」

藺文萱震撼之餘,還是找出了李和設定中的一個bug,對此,李和笑了笑,問道:「我們於過去,便是未來於我們。」

「例如。」

「我死後歸於空之海,我看到了黃帝時期的歷史片段。」

「然後,我對黃帝做出了選擇。」

「這是什麼?這就是未來人對於黃帝的認可,但黃帝是歷史,是過去。在過去黃帝死了,他的緣散了,我的『觀察』也就收了回來,這是現在。」

「我們站在炎歷40年12月19日的時間點上。」

「我們看過去的一切,所作出的選擇,只要那人死了,緣散了,我們的『觀察』就回歸了,我們依舊有著自己的選擇權。」

「所有的選擇,都會收束到『現在』。」

聽明白李和的解釋,藺文萱點了點頭,她有點好奇的是:「在成為人皇之前,人們的選擇會有什麼影響?」

「應該無法直接干擾到現實吧?」

李和微微一笑,隨手做拈花狀,竟然有股禪意的感覺,他說道:「佛家講頓悟,所謂的悟性,其實與根骨、天賦、修行之法,並無干係。」

「你是說……人們的選擇,會增加悟性?」

「沒錯。」

說完,李和開始繼續寫書,對於正文的開篇,他第一章的標題是——我與李白談始皇。

正文:

死亡,本以為是一切的終結,卻不曾想,這是另一種永恆,在無盡的沉淪之後,我的意識逐漸蘇醒,那是一片怎樣的海洋?

宛如滿是螢火蟲的原野,是數不盡的光輝……

沒有空間,沒有時間,自然也不會有形體,這裡是人類一切意識的歸處,是超越了生死輪迴的更深處,是——空之海。

「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

上方閃過一道絢麗洒脫無比的意識,似乎,他很喜歡這裡,很滿意的遨遊著一切,我不由想到,那是一個浪漫的詩人,還是《登黃鶴樓》詩作的創作者。

「喂,你是誰!」

我忽然失去了世俗的一切枷鎖,我變得愈發隨心,思維所想,便傳達了出去,向他問道。

「哈哈哈,我是這裡最快樂的人!」

那道意識閃過了整片空之海,又飛了回來,與他那絢麗活躍的光團想比,我似乎渺小暗淡的如同米粒的反光一般……

「誰最快樂?」

「那當然是——李太白了!!」

他高聲宣告著,又哈哈大笑,放肆遨遊,他轉了幾圈,又飛回來,他「拉」起了我,在他的帶領下,我感覺一切都在飛梭般消逝,在撞破一道「幕布」之後,我們的天地轟然開闊,進入了一個世界。

「這是……」

「這是秦昭襄王48年,也是公元前259年,快看,那裡有個孩子要出生了。」

我順著他的指引看去,一個眉眼嬌媚的女子正滿頭是汗,她竭力的嘶吼著,圓滾滾的肚子也在蠕動,一個全新的生命即將降生在這個世界之上。

這一刻。

我忽然福至心靈,問道:「他是……嬴政?」

李白哈哈大笑,說道:「沒錯,正是嬴政,揮劍決浮雲,諸侯盡西來的那位始皇帝。」

我聽罷,下意識說道:「你這首古風的最後一句可是『金棺葬寒灰』,可見你其實是不大看得起秦始皇的。」

李白卻無所謂的笑道:「我一個詩人,為什麼要看得起政治家?」

「我歌其偉業。」

「我責其冷血。」

「我仰其功績永垂青史。」

「我憐其心神囹圄一時。」

「我已是看客,你也是看客,笑罵隨意,喜歡他,便多看一會,不喜歡,離開就是,哪有那麼多為什麼?」

。 聽到蘇月有條不紊的指揮之後,大家紛紛站到了三支隊伍中。

其中那些發燒咳嗽的必須要集中到一起救治。

至於那些不發燒不咳嗽的,可以自行在家隔離。

但是對於那些家裡人有發熱咳嗽的,要被隔離在另外一處地方。

因為蘇月安排的很是妥當,所以眾人們的情緒慢慢的平復了過來。

只是那些發燒咳嗽的人內心卻有點害怕。

「我們會不會死啊!咳咳……」

如果這些發熱咳嗽的都是感染瘟疫的,那這支隊伍的人並不少。

蘇月的心裡也沒有底,但是這個時候,大家都需要信息。

「相信我們一定會全力的救治你們。」

在此之後,蘇月又將那些死人的屍體集中在一起焚燒。

這一次,那些百姓們非常的配合。

然後,她又讓人弄了很多的酒精在路上消毒殺菌。

至於大夫,很多大夫都願意對於這次疫情出一場力,她可以不用過於擔心。

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這些人會交叉傳染。

所以蘇月想到了現代抗擊疫情時候,必不可少的口罩。

只不過她沒有那麼多的東西來製作口罩。

只能夠給那些百姓科普口罩的作用,並且讓他們自己回家去做。

有的百姓非常的配合,但是也有一部分人,對此表現得非常的不以為然。

眼下里,她能想到的抗擊疫情的方法都做了一遍,剩下的也就是糧食的問題。

這二郎鎮的糧食依舊緊缺。,

而這些病人抗擊疫情最需要的就是補充營養。

只是現在他們連吃都吃不飽,更談何補充營養。

所以每天大量的人不是被病給打倒的,而是被活活給餓死的。

二郎鎮得人越來越少,城中的氣氛非常的的低迷。

幾天過後,外界送來了一批救命的糧食,並且得到了皇上的允許,可以封城。

三皇子的內心才放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