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安靜了。

——屏幕上出現一個鮮紅的、明晃晃的“1”。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車子開進了別莊,沿路風景如畫,溫綿卻無心欣賞,她整個人都緊張死了,手指緊緊的抓住裙擺,都在上面留下了汗水。

看到上面留下了印子,溫綿趕緊放開了手,有點肉疼。

這可是余錦樞專門給她挑選的禮服,奇怪的是尺寸剛剛好,她穿著正合適。

可是她好像從來沒……

《軟綿綿》第五十三章改觀 「白小友,我的兒子因為對人類的未來失去希望,所以背叛人類,選擇城內人祟,你說你認為人類還有希望嗎?」

孫家主抬頭看着上方的白色圓圈,瞳孔深處閃過一抹無奈和痛苦,只是低頭的瞬間所有的情感都消失不見,全都化作堅定的神色。

「我一直都認為人類有希望,」

只是還沒有等到古幸川回答,西海岸卻是不知為何搶先古幸川一步回答,而古幸川雖然沒說話,但他的神色確實表明了他的態度,他相信人類!

「邪祟僅僅只是一個種族,人類面對邪祟從來都是敗多勝少,只有萬族全部凝聚在一起,團結在一起,才可以和邪祟達成平手,」

「這樣的人類你還有信心嗎?所有團聚在一起的萬族,他們其中很多和人類並不是一條心,甚至有的種族已經全面轉頭於邪祟,這樣你還有希望嗎?」

孫家主對於這樣的回答,似乎是習慣了,其實他也相信人類,在他修為不夠的時候,他相信他可以扭轉這一切,

等到他的地位不斷提升,等到他實力越來越強,他才是發現,之所以現在人類還有國度,萬族還可以生活,

那隻不過是邪祟並不想玩完全覆滅萬族,在玄界諸多星球中,被邪祟打爆,佔領的星球不計其數,

但邪祟似乎不喜歡這樣,他們更希望所有的種族都臣服在他們的腳下,因此他們改變了作戰計劃,提出了敵退我退,敵進我進,在萬族的大本營打起了游擊戰!

知道了這一切的孫家主改變了他固有的想法,人類,萬族是真的輸定了,邪祟太強大了,人類不可敵,

當這樣的想法一出現,之前所有對於人類的真善美全部都消失了,

邪祟也在此時趁虛而入,就這樣孫家倒向了邪祟,只是孫家主明白轉變成邪祟,不能完全成功,而且轉變后實力會下降不少,

因此孫家主提出自己並不轉化成人祟,反而是讓自己的兒子轉變成人祟,自己的小兒子天賦本就不高,訂了天,也不能修行到更高的境界,

孫家主背叛人類有了好幾年的時間,他一方面投資那些被他看好的人,一方面又暗中影響那些人,讓這些有天賦的人類心底藏下了人類不敵邪祟的種子,

因為他的暗箱操作,在大鴻王朝和邪祟的戰鬥中,大部分人選擇背叛人類,大鴻王朝因此受到重創,若不是後來大秦皇朝出兵,或許大鴻王朝會全面被邪祟攻破!

原本孫家主以為這樣的日子還會持續很久。可他卻是沒有想到,自己兒子轉變成邪祟的途中,竟然會被別人發現,

因為涉及到自己的原因,懸鏡司,軍方二者都出手,自己迫於無奈只得是讓邪祟帶着兒子影藏起來,自己暗中給予幫助,

本以為在自己的暗中操作下,這一次的調查會停止,可誰想到,不知那一步出現問題,他的一切計劃全部被打破!

「我的身上留着人類的獻血,我的靈魂屬於人類,我是不會背叛我的種族!」

孫家家主說完那些話,古幸川就明白,孫家主早就是背叛人類,

古幸川在一次抽出腰間的長劍,既然孫家主都已經說的如此明白,若是自己拒絕,孫家主就會直接出手,

雖然古幸川可以感覺到孫家主很強大,自己不是對手,但總要抵抗的吧,投降可不是他的性格!

「孫家主!你知道你說這些話代表着什麼嗎!你是要背叛人類嗎!這裏是川修城!你是想要滅口嗎!」

此刻即便是在愚鈍,西海岸也已經明白了,孫家主話語中的意思,他這是要背叛人類!

「還對人類抱有信心嗎?」

孫家主沒有理會大聲怒吼,希望引起別人注意的西海岸,這周圍的一切已經被他完全封鎖!

「起!」

看着孫家主不在乎自己的神色,西海岸怒火中燒,兩手迅速結印,西海岸襯衣的最裏面,有着一個青銅色的短刀,

短刀散發出強大的殺戮之氣,周圍的空間都因為短刀輕微的晃動,出現扭曲。

「城主的兒子,你太年輕了,遇到真正的強者,你做的這一切都沒有任何意義,」

孫家家主靜靜的看着西海岸驅動那青銅短刀,說實話他並不想對西海岸動手,在他背叛人類成為邪祟暗子的這幾年,

他不是沒有遇到過困難的場景,可每一次自己流下的漏洞,都被某個不知名的人全部抹去,

他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川修城中還有着高層背叛了人類,而這個人就是來自於十大名家之一的城主!

當知道這個信息,孫家主是怎麼也不可能相信城主也背叛了人類,知道孫家主故意找城主套話,

那時候,孫家主才是確定城主比自己還要更早就背叛人類,甚至孫家主有着可怕的猜測,城主背後的名家或許為背叛了人類,

因為這一層關係,孫家主不想對西海岸動手,可現在不想動手也沒有辦法了,

因此,孫家主緩緩抬起手,對着那青銅短刀,輕輕一揮,短刀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壓制,從空中落下!

「怎麼可能!不可能!父親說過,這短刀即便是父親出手,都要花上一會兒的時間!你不可能有這樣強大的實力!你到底是誰!你不是孫家家主!」

看到孫家主輕而易舉將被他看做是希望的青銅短刀壓制,西海岸怎麼都不願意相信,發生在自己面前的事情是真的!

可事實就是如此,那短刀掉落在地上,無論他怎麼使用密法,甚至口中吐出精血都沒有用,那短刀已經被完完全全的壓制!

看着西海岸還在動用密法的孫家主,覺得很納悶,做為城主的兒子,而且還是名門之人,為什麼他是如此的弱智?

孫家主很厭惡這樣的人,可西海岸是城主的兒子,是他盟友的兒子,因此孫家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

在古幸川西海岸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前,密法驅動,強大的精神力作用在西海岸身上,只是一瞬間西海岸就暈倒在地上,

「白小友還是打算負隅頑抗嗎?」

孫家主揮一揮衣袖,狂風皺起,西海岸被狂風困住,而古幸川卻是手持長劍依舊佇立在原地,

孫家主其實不想對古幸川動手,他背叛人類的幾年中,投資的人都是天才,可向古幸川這樣的奇才,他沒有遇到多少個,

因為惜才,所以他不想對古幸川動手,甚至他已經想好了,不準備殺古幸川,他想要讓古幸川親眼看到他相信的人類,在強大邪祟的攻擊下失敗的場景!

「戰!」

面對孫家家主釋放的善意,古幸川沒有多說,只是看向手中的長劍,抬手,長劍豎在眼前,怒吼一聲,全力以赴沖向孫家主!

「白小友,你是一個天才,我不會殺了你的,」

面對古幸川全力以赴的攻擊,即便是孫家主都在詫異,古幸川的實力竟是如此之強!若是在給古幸川一年的時間,他就會強過自己!

因此,面對古幸川的攻擊,孫家主沒有反擊,他在不停的躲避,並且一直在勸說古幸川和他一起,走向那條通往邪祟的陽光大路!

只是內心堅定的古幸川,並沒有因為孫家主的話語改變內心的選擇,即便是自己的攻擊無法對孫家主造成任何傷害,古幸川依舊是抬手揮劍進攻!

「白小友,你不要將我的善意,當作是我的縱容!我若是想要殺你,不過是一掌!」

看着古幸川依舊在對自己攻擊,完全不聽自己的話,孫家主終於是憤怒了!

他抬手對着古幸川一掌打去。巨大的力量完全作用在古幸川的身上,古幸川身上的衣服完全破解開來,

身上也出現一道道密密麻麻的傷痕,整個人完全化作了血人!

可即便是這樣,古幸川依舊在艱難的用長劍支撐自己的身體,防止自己的倒下,

可孫家主造成的傷害實在是太強了,即便是有着長劍的幫助,站起來的古幸川依舊是搖搖欲墜,甚至下一刻就要倒地不起。

「哼!冥頑不靈!」

看着這一幕,孫家主既是有着欣賞,但也有着憤怒,欣賞的是古幸川的堅定,欣賞的是即便是這樣的情況,古幸川依舊不放棄心中的立場,

憤怒的是古幸川不識好歹,憤怒的是自己放下兒子被古幸川抹除的痛苦招募他,但古幸川不同意!

欣賞和憤怒交織在一起,讓孫家主很是無奈,他在這裏耽誤的時間越長,形勢就越發困難,甚至很有可能下一刻就會有懸鏡司的成員出現在這附近,發現這裏的情況,到時候自己能不能逃走就是一個未知數。

「師傅說過,草(一種綠色植物!)」

古幸川抬起頭,臉上的獻血如同下雨一般,沿着古幸川的臉一點一點的流下,看起來很嚇人,

但即便是如此,古幸川卻是感知到某種氣息,某種散發着光明,代表着聖潔的氣息在不斷的逼近,

在那氣息之外,古幸川也感覺到了托馬斯的氣息,因為如此,古幸川破爛的臉上出現一抹笑容,

獻血在古幸川的身上流淌,笑容在古幸川的臉上綻放,國粹在古幸川口中迸發,右手也做出了國際友好手勢,

「白小友,不要怪我,下輩子還是轉生成為邪祟吧,人類沒有希望了。」

孫家主雖然不知道那句話和手勢什麼意思,但心中的耐心已經是被完全消耗殆盡!他已經不準備帶着古幸川離去了,

「給我滾啊!」

此時因為青銅短刀不響應回應,並且因為剛才戰鬥的衝擊力而暈倒的西海岸已經醒來,他看着身邊化作血人的古幸川,

一時之間覺得自己是如此的無能,可無能也沒有辦法,現在的古幸川已經是沒有力量出手,而他做到的似乎也沒有什麼,

西海岸落寞的低下頭,看着到了落在地上的青銅短刀,

西海岸怒吼一聲,衝上去握起短刀,直愣愣的將短刀插進自己的胸口,

短刀被城主設下封印,一旦遇到實力超強的敵人,可用心頭之血,將短刀完全解封,到時候短刀釋放的力量,按照父親說的可以破壞周圍的一切!

西海岸不知道父親的話語中,摻雜了多少的水分,可現在他也只能將希望寄托在短刀上,

那一刻,短刀插進西海岸的胸口,心頭血如同洪水爆發一般,直接噴向短刀,在獻血觸碰到短刀的那一刻,

短刀就變了一個模樣,先前的短刀是青銅色,其上還有着銅銹,看起來就像是一把沒有什麼攻擊性的短刀,

可現在卻是不一樣,短刀化作長劍,長劍散發出凌冽的劍意,劍身上有着鮮血,可鮮血卻是被一點一點的吸收。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劍身上的獻血完全消失不見,劍身變得明亮,明亮的倒影出面色蒼白西海岸的臉,

「大意了,」

此時孫家主雖然覺得詫異,但依舊認為現在一切扔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他也感覺到了天命師和懸鏡司的人就在附近,

但這裏已經被他隔絕,沒有一級巡輔出手,根本不可能會有人發現這裏,而現在城外的戰況,一級巡輔不可能會在這裏,所以孫家主很放心這裏的一切不會被發現,

「混蛋!你給我去死啊!」

感知到長劍散發的力量絕強的西海岸,怒吼著將長劍扔向孫家主,

孫家主似乎是看不起這長劍,長劍雖然散發出強大的力量,但這長劍不是握在城主手中,因此不能散發出他原有的力量,

若是這長劍在古幸川的手中,他都會認真起來,可這長劍是在西海岸手中,所以他只是伸手,向著一隻手握住長劍。

「不!不可能!」

就在孫家主伸出手想要握住長劍的一瞬間,長劍突然融進周圍的空間之中,下一刻長劍出現在高空之中,

原來西海岸也明白,強大的武器也要在對的人手中才可以釋放出強大的力量,所以在一開始,西海岸就沒有將目光放在孫家主身上,

他將目光放在周圍的結界中,西海岸清楚,現在城中,懸鏡司和父親的手下一定在尋找自己,若是不能打開這結界,那麼即便是將孫家主殺死那也沒有用,況且憑藉他們的力量,也無法抹除孫家主!

就這樣,表面上,西海岸瞄準的是孫家主,但實際上,真正的目標是周圍的結界,這一切發生的太快,

孫家主還沒有來的及反應,周圍的結界就被打破,他們三人的氣息,在這一瞬間就被周圍苦苦尋找的懸鏡司和天命師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