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深色衣服的男人一愣,很快跑去將封銘軒需要的圖紙拿了過來。

看着擺在桌上的圖紙,封銘軒兩手輕輕摩搓著,他日思夜想得到的金礦,終於被他找到。

為了得到確切的金礦地址,他不惜與各方勢力周旋,甚至低聲下氣的跟那個陰晴不定的女人做交易。

利益就擺在他的眼前,現在他卻不得不將其拱手讓人。

他得不到的,別的人也別想輕易得到。

封銘軒沉思著。

就在這時,一名僕從走到封銘軒身邊,稟告道:「主子,清風客棧有一名從外地來的富商,想要見見您。」

沒等僕從把話說完,封銘軒冷聲道:「不見。」

僕從沒被封銘軒嚇退,他繼續道:「富商對清風客棧的裝飾很感興趣,想要引進到京城之中。想和主子您具體談談。」

「哦?是嗎?」封銘軒語氣淡淡。

「富商還說,若是能將清風客棧開到京城之中,一定會很火爆。」

封銘軒的臉色終於緩和,「他現在就在清風客棧中嗎?」

「是的。」

「帶我去見他。」

若是其他的地方,封銘軒肯定沒有興趣,但是進程不同,他早就想把客棧開到京城之中。

可惜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合作對象,而他之前又不想聯繫柏輕音,故而把客棧開到京城的想法一直沒有實現。

「公子,請。」僕從閃身到一邊,讓封銘軒走在前面。

從茶樓到清風客棧沒多遠,封銘軒很快便來到了清風客棧中。

「主子,您先等會,小二這就去找那位富商。」

封銘軒點點頭,讓小二出去。

小二來到柏輕音的房間門口,輕輕敲響了房門。

「何事?」青蘿前來開門。

「我家主子答應見你們了。」小二說道。

青蘿聽着一頭霧水,回去將原話說了一遍。

魏治洵本來在屋內便已經聽到兩人在門口說的話,現在青蘿又來重複一遍,魏治洵告訴青蘿,讓他去告知店小二,他馬上就去見他們主子。

「你看他多大面子,要讓朕去見他。」魏治洵低頭小聲對柏輕音說道。

「快去吧,幫我看看是不是他。」

魏治洵點點頭,接着走了出去。

「請。」店小二在前引路。

來到外邊的另外一個包間,魏治洵見到了封銘軒。

側目看到走進門的是魏治洵,封銘軒一愣,馬上準備朝着魏治洵跪下,魏治洵一個眼神制止了封銘軒的動作。

「你們都出去。」封銘軒吩咐道。

其他人退出房間,封銘軒連忙跪倒在魏治洵的跟前。

魏治洵蹙眉看着他,心想,他這又是在玩哪出。

「封公子,別來無恙啊?」

封銘軒低頭跪在地上,「草民有罪,請陛下饒恕。」

「你怎麼會有罪呢?」魏治洵緩緩道,語氣平靜的讓人聽不出他的情緒。

「草民為了查清楚金礦的下落,不惜假裝叛國,來獲取大金國師的信任。草民在陛下和皇後娘娘的眼中,就是不折不扣的叛國賊。」

「是嗎?」魏治洵輕輕叩擊著桌面,看着跪在地上的封銘軒。

他聽柏輕音說,此人非常狡猾,他現在說的話又有幾分是真幾分是假。

「草民說的句句屬實,草民其實沒有背叛大魏國,草民當初做那些事情,真的只是為了摸清楚金礦的位置究竟在那裏,不得不假裝投敵。」

「你說你沒有投敵,是去調查儘快的位置,那儘快的位置你調查到了嗎?」

封銘軒長廣袖之中摸出圖紙,雙手遞到魏治洵跟前。

「陛下請過目,這就是關於金礦具體位置的圖紙。」封銘軒注意著魏治洵臉上的表情,想知道他對自己說的話,究竟相信了幾分。

封銘軒拿過圖紙,打開一看,頓時覺得圖紙十分眼熟。

封銘軒心有不甘的跪在地上,他早知道自己包不住圖紙,只是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

「陛下,我這圖紙千真萬確是金礦的圖紙,您是不相信,可以派人去帶着圖紙尋找,一定能找到金礦。」

「你起來吧。」魏治洵這才讓封銘軒起身。

「圖紙是真是假,朕自會判斷。」魏治洵說完,環顧房間四周,「你這客棧設計的倒是不錯,陳設窗花那些,很對朕的胃口。」

「陛下您喜歡是草民的榮幸,其實,這些擺設的靈感都是皇後娘娘提供的,皇後娘娘才是真正的天才,草民不過是將皇後娘娘的靈感擺放出來。」

「哦?還有這事兒?皇后怎麼都沒有跟朕提起過。」

「皇后恭順謙卑,估計是因為說這些有自吹之嫌,所以才沒有跟陛下提起。」封銘軒恭敬的對魏治洵說道。

「你說的對,朕的皇后非常好。」魏治洵滿臉的得意之色。

有人誇自己的皇后,就是很開心。

「圖紙朕帶走給皇后看看。」

封銘軒一愣,誠懇的對魏治洵說道:「陛下,能否讓草民見見皇後娘娘。」

「皇后現在有孕在身,不宜見客。」

「是。」封銘軒臉上的失落一閃而過。

恭送魏治洵離開,封銘軒一個人獃獃的站在房中。

他需要一個人好好的靜一靜。

另外一邊,魏治洵帶着得到的金礦圖紙,來到柏輕音的房中。

「高興什麼?」柏輕音看到魏治洵臉上滿臉的笑意。

「你猜猜朕得到了什麼?」

柏輕音看着他臉上的神情,心想,一般的寶貝無法打動魏治洵,封銘軒給魏治洵送的禮物一定很不簡單。

這就更加不好猜了。

「臣妾猜不到。」

「猜猜看,朕給你一個提示,這個東西可以關係到整個大魏國的未來。」

柏輕音想了想,道:「難道封銘軒找到了金礦嗎?」

。 沐塵記得離開沐家正值臘月,如今已經過去快半年之久,已然迎來了夏季,春天早已過去,不過,有些生物還會出現晚春滴,比如說,眼前這位。

秦玉墨緊緊摟住沐塵身體,在他的懷中她如美人蛇般纏緊他,一次次吐息全打在他脖頸間。

沐塵急忙叫道:「淡定淡定!秦大姐,衝動是魔鬼!」

他欲哭無淚,尼瑪,明明是療傷用的丹藥,為何你秦大姐硬生生吃出春藥的感覺。

等等,春藥。

我好像記起了什麼,記得三姐剛剛煉出丹藥時不停囑咐讓我現場試試藥效,不過當時因為我沒傷勢,拒絕了。

卧槽!怪不得當初三姐萬年清冷臉上竟然浮現出失望的表情,原來是這回事,幸好我沒吃,要不然事情就玩大發了!

不過,現在這種情況該如何處理?

秦玉墨氣喘連連在沐塵耳邊說道:「妾,妾身定要殺了你。」

一把推開沐塵,掌中蓄力,剛欲出掌,一聲嚶嚀,又倒在沐塵懷中。

「我說大姐,你不要亂動好不好。」沐塵懷疑她究竟知不知道她現如今模樣對他這種純情小男生殺傷力有多大。

懷中柔軟燥熱的嬌軀快讓他精神崩潰,恨不得跟秦玉墨深深探討生命的起源,好好和她講講小蝌蚪找媽媽的艱辛旅程。

握住秦玉墨柔軟的手掌,沐塵運轉真氣,試圖以他的真氣強行壓制住藥力。

然而,他沒想到一件事,若是以前沐纖兮練的丹藥,沐塵可以輕鬆壓制住丹藥的藥力,可現在,沐纖兮接受沐家的傳承洗禮后,實力已經超過沐塵了,以沐塵如今的實力,怕是難以壓制住。

果然,秦玉墨體內的丹藥藥力一感受到沐塵的真氣,原本慢慢遊動的藥力突然暴動起來,使得秦玉墨雙目迷離,大腦清醒可是身體卻不聽使喚。

秦玉墨身體不由自主抱住沐塵,迷離的美眸看著沐塵近在咫尺光澤的櫻唇,手臂用力,拉過沐塵的腦袋,她仰起雪白的玉頸,悄臉靠近,隨即她重重的吻了上去。

沐塵兀然眼睛睜大,感受唇間傳來的柔軟濕潤還有鼻尖淡淡幽香,妖艷的悄臉就在眼前,手不由得環抱住秦玉墨纖細的腰肢。

一時間,這般讓人看的熱血沸騰的場景閃耀著刺眼的光芒,閃瞎單身狗們24K鈦合金雙眼。

……

寬大房間中的雪白被子遮蓋住妖嬈動人的身體,雪白的肌膚與白色的被子交織出美麗的圖畫,秦玉墨微微喘氣,滿臉潮紅,在她的旁邊,沐塵眼中滿是複雜之色,看了看沾滿水漬的纖細手指,無奈搖了搖頭。

這下該如何是好,雖然雙方都沒有做到最後一步,但是秦玉墨全身上下,沐塵是該看的也看了,該摸的也都摸了,不該看的、摸的,也都做了。

看向秦玉墨,沐塵嘴張了張,開口道:「放心吧,我會對你負責的。」

他不是那種吃干抹凈的人,雖說兩人沒有做到最後一步,但是自己必須得負責到底。

不過他仔細一想感覺自己賺大發了,不費一絲一毫之力泡到一個漂亮的小姐姐,雖然和小姐姐以後的日子不好相處,但他相信,只要功夫深鐵柱磨成針,早晚有一天他會得到小姐姐的心,嗯,現在是得到了她的身。

躺在床上的秦玉墨干瞪沐塵一眼,也沒說什麼,她是真沒力氣了。

見到秦玉墨現在渾身酸軟無力的樣子,沐塵像是想到了什麼,臉上掛起猥瑣……咳咳,絕美的微笑,雙手搓動著。

其實,他這人就是犯賤,在他的姐姐們面前,因為從小被姐姐們欺負慣了,他在姐姐們面前是屬於被動、攻受中受的一方,可是,在別人面前便就不一樣了。

秦玉墨眼眸陡然睜大,彷彿再說:你要是敢亂動就死定了。

秦玉墨的眼神對沐塵夠不成任何威脅,他只是不屑一笑,然後他纖細白嫩的手指像是攀爬珠穆朗瑪峰的勇士,勇於攀登高峰的峰頂。

秦玉墨眼中充滿殺意,看著放在眼前高峰處的十厘米左右的手掌,她暗下決心,等她恢復體力,一定把他挫骨揚灰!

……

天鬼府。

一間陰暗的地方里,

一位英俊的青年緩步來到一位中年男子身後,彎身恭敬道:「師父,師妹她,背叛了師門。」

這位英俊的青年,正是沐塵一拳打飛的青年,他叫:高朴羽。

中年男子轉過身,他的眼睛深陷眼眶中,赤紅色的眼睛看得讓人覺得眼前一片屍山血海般。

假如沐塵在此,恐怕會一劍放在他的脖子上,因為此人的氣息,竟然和半年前和他大戰的血衣人們氣息一模一樣。

中年男子是他高朴羽的師父,名叫:曹旭。

曹旭深沉目光落在高朴羽身上,刺耳的聲音響起:「哼,早就猜到她會背叛師門,不過,李曼還在我們手中,不怕她逃掉,遲早乖乖回到師門。」

瞥了眼高朴羽,冷聲道:「蘊靈神液呢?」

高朴羽額頭暴汗,聲音哆嗦道:「師,師父,蘊靈神液,在師妹那裡。」

曹旭冷冰冰盯著高朴樹,眼中掠過陰翳之色,怒喝道:「廢物!」

曹旭身邊血光浮現,一道血光化為血鞭狠狠抽打在高朴羽身上。

高朴羽悶哼一聲,身體倒飛出去,身體撞進牆中,胸口一道血淋淋的傷口流著血。

他趕緊起身,驚恐跪地道:「師,師父息怒,麻煩給徒兒三天時間,三天後,徒兒定當拿回蘊靈神液。」

「三天後,若你拿不到,後果自負!」曹旭揮袖離去。

……

錯亂的虛空中,銀光大閃的虛空亂流在這裡肆虐。

幾道血衣人影在此處彙集,血衣人影個個氣息雄厚,他們聚集的地方,連虛空亂流都退讓三分,血衣人影們交談著。

「三界通使令的已經陷入沉睡了,目標覺醒了體質,各位,怎麼看?」

「還能怎麼看,直接過去,搶到三界通使令,殺掉目標。」

「不可,先不提目標此時的戰鬥力,沐家可是一個大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