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這麼好的衣服,她根本拉不下臉來吃路邊攤,兩天吃掉一百多,簡直就是在割她的肉!

可一想到自己的女兒成了少帥的救命恩人,那群人指不定要拿各種好處來捧著自己,她就覺得自己現在的花費是值得的!

反正他們都不知道是誰救了少帥,她就能一直佔便宜!

只要見著了接她的人,以她現在少帥救命恩人的身份,她還擔心自己提了要求,對方不給嗎?

。 「那接下來的飯菜,如果我有空的話,那就我來做。」

「也行。」

鍾筱筱神色複雜的低着頭吃着外賣,她決定要先斬後奏。

先去參加娛樂圈最近的歌唱選秀,就以這個出道吧。

怎麼說她前世也是一個專業的歌手,這個世界也就聲音換了而已,原主的聲音也不是很難聽。

在吃完這頓飯以後,鍾筱筱迅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鎖上門,打開了慕安給她發的關於天羽文化傳媒唱歌選秀的比賽。

在填好報名表提交一下,鍾筱筱心裏的石頭落下了不少,接下來就是要去了解一下宋文的上班時間。

她悄咪、咪的打開門探出了自己的腦袋,就看見宋文在那邊洗碗。

她躡手躡腳的走到了宋文的身後,本來想嚇一下他,沒想到他居然已經提前察覺了。

只見宋文迅速轉過身伸出手將她拉進了自己的懷裏,鍾筱筱愣了一下,迅速推開了他。

「你……你幹什麼?」

「沒幹什麼,我這不是在洗碗么?你想嚇我,嗯?」

宋文故意將「嗯」這個字給延長了讀音,還露出了一絲壞笑。

鍾筱筱的耳根瞬間紅了起來,朝後退了幾步,宋文不是個書獃子么?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撩人了。

「我才沒有想嚇你,我就是來問一下,你後天上什麼班?」

「我上晚班,所以晚上會晚點回來,你一個人在家裏好好待着。」

「噢。」

鍾筱筱問好以後,無奈的撇了撇嘴,向著客廳跑去,太無聊了,還是看會電視吧。

後天他居然上晚班,這也太好了吧,正好自己是晚上去參加選秀比賽的。

反正也是蒙面歌王,自己到時候帶個面具,他應該認不出來自己。

而且,宋文還在工作,哪裏有時間看什麼選秀節目呢?

想到這裏,鍾筱筱心滿意足的拿起桌子上的零食吃了起來。

————————————————

慕安現在除了是瀟子丞的經紀人以外,還同時兼任他的司機。

還好瀟子丞一路上嘴巴沒有那麼賤,說些什麼話氣她,不然她指定找個路邊停下然後狠狠揍他一頓。

「我們還有多久到片場?」

「快了,十分鐘左右。你給我整理好你的情緒,別惹麻煩。」

「我知道了。」

瀟子丞面無表情的轉過頭去看着外面的風景,他該要這麼面對鍾凌萱?

明明之前還答應的好好的放棄男主角的位置,可是現在又反悔了……

看着他一臉陰沉的樣子,慕安不用想也知道他在煩些什麼事情。

「你別煩了,這個角色本來就是你自己的能力爭取的。你又不欠鍾凌萱些什麼,憑什麼她說讓就讓?」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

「但是你還喜歡她,對吧?」

聽到這話,瀟子丞沒有回答,算是默認了,他再次別過頭看着窗外。

被人一語道破的感覺真的很不好。

可是,慕安偏偏就是要繼續說下去,「她不喜歡你,你做再大的犧牲也沒用,終究感動的都是自己。」

「你又沒經歷過,你不懂我的感受。」

瀟子丞轉過頭撇了她一眼,真的是太煩了,什麼時候連這個女人都開始教育我了?

「我說的是事實。」

「你!」

「好了,到片場了,下車吧,你給我好好表現。」

看着慕安一臉嚴肅的樣子,他也不在說些什麼了,就權當她在狐假虎威,誰叫她是自己的經紀人呢?

瀟子丞人高馬大的,還長的十分帥氣,他跟在慕安身後走到哪裏都引人注目。

胡岩見他們來了,熱情的上前接待了。

「慕安,子丞,你們來了。」

「胡導,你好呀。」

簡單的和胡岩打了一個招呼,他們就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來到了工作間。

每個人都有獨自的工作間以及配備的一把鑰匙,可千萬不能丟了。

在拿到鑰匙以後,瀟子丞和慕安便跟着工作人員朝着自己的工作間走去。

這才剛剛到門口,就遇上了迎面而來的鐘凌萱。

鍾凌萱在看見他們的時候愣了一下,很快就緩過神來,對着他們微笑了一下:「子丞,慕安,你們好呀!」

嘖……不愧是個演員,現在看見瀟子丞還能這麼淡定。

「你好。」

慕安禮貌的給她打了一個招呼,本來想帶着瀟子丞進去,但是又被鍾凌萱給叫住了。

「等等……」

「還有什麼事情嗎?」

「子丞,我想單獨和你談談。」

鍾凌萱儘管心裏在鄙夷慕安,但是現在瀟子丞在,她表面還是要裝一下。

「慕安,你先在這裏等我。」

「也行,早點回來。」

「嗯……」

瀟子丞快步繞過慕安,走進了鍾凌萱的休息室。

他特地抬頭看了看天花板,果然,有監控。

「有什麼事情,快說吧,我還要回去工作。」

「子丞,你着急什麼?我可是這部劇的女主角,我都不急,反正……你也是要和我對戲。」

鍾凌萱邁著優雅的步伐走到沙發旁坐下,隨後擺了擺手示意他也坐下。

瀟子丞特地找了一個離鍾凌萱遠的位置坐下,這弄得她感到很不爽。

「這裏就我們兩個人,坐那麼遠幹什麼?」

「我們還是保持些距離比較好。」

看着他冷漠的樣子,鍾凌萱的心裏感到很不甘,這才過去多久?他對自己的態度怎麼就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了!

「行吧,我們進入正題吧。謝謝你呀子丞,讓出了男主這個位置,雖然說你現在演的是男二,但是能夠參演這部劇,在播放以後你的人氣肯定會都回來的。」

聽完鍾凌萱的一番話,瀟子丞忍不住笑了出來:「誰和你說我要演男二了?」

「呵呵……難道不是么?你不是答應我了……」

「我後悔了。」

「你……」忍住,忍住,絕對不能和瀟子丞撕破臉。

鍾凌萱深呼吸了一口氣,笑着說道:「所以,你是來演這部戲的男主角是么?」

「這不明知故問?」

鍾凌萱緊緊的握緊了拳頭,忍着自己的怒氣,臉上還是保持着職業性假笑:「為什麼?你不是答應過我了……子丞,你怎麼可以言而無信?」 菜一盤一盤的端上來。

服務員小心翼翼的進來,小心翼翼的離開。

無他。

這屋子裏的氣氛,太壓抑了。

唐馨雨大概也了解到了,唐沐晴不會退讓了。

一頓飯下來,只是努力的表現自己,沒有再去找唐沐晴的麻煩。

好在。

唐沐晴這個女人,也沒有看起來的那麼仇恨她。

看到唐馨雨的沉默以後,也就不多說些什麼了,一頓飯下來沒有繼續針對唐馨雨。

薄言昔倒是一直注意著唐馨雨,生怕這女人又想不開,針對唐沐晴。

吃完飯,唐馨雨是第一個離開的。

賀震南擦著嘴,有些好奇的看着唐沐晴,「之前我只是聽說你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不是很好,現在看來,可是比傳聞中還要更加的糟糕。」

唐沐晴挑眉,「聽說?」

原來……

她和唐馨雨之間關係不好,已經不止一個人知道了。

而是圈子裏公開的秘密。

賀震南笑吟吟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是啊,圈子裏的說法是,你是盛唐娛樂的叛徒,盛唐娛樂花了大價錢培養你,你到了最後居然反咬公司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