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在九個月後,小黑已經累到了極限,開始與丫頭神識交流……

「娘親…孩不能陪着你了,等會兒孩神魂脫離,您一定要接着孩兒,孩怕您下落時…孩追不上……」

小黑剛說完,丫頭連傷感的機會都沒有,就隨着小黑的身體下墮,小黑已經累死了……

一道黑光從小黑的額頭脫離出來,由於丫頭和小黑的屍體,墮下的速度越來越快,小黑的神魂也是極速下追,卻是始終有段距離,眼看着小黑的神魂靈體,在一點一點流失……

丫頭要保住小黑的屍首破滅了,狠心咬牙在小黑的屍首上,跺腳借力向上穿飛,也就是丫頭唯一的機會。

迎著小黑即將消散,卻又不放棄的神魂靈體撞了上去,倒是全部接住,但也所剩無幾……

丫頭識海中,小黑極弱的神魂無法補全流失的翅膀,丫頭的身體極速下墮……

「燭姐救它!赤尾黑蜂進能量樹。」

丫頭兩道神魂命令發出,自己的身體化形為赤尾黑蜂,因為它是最省靈力的化形。

菩燭看到小黑的樣子也是心痛,正如丫頭所說,小黑身上流着自己的血,現在卻是殘肢斷臂的神魂……

菩燭開始用自己的神魂去填補小黑,時間也不算太長,小黑的神魂變的濃郁!可以自行補全形體的時候,菩燭才停了下來,自己雖說境界很高,但跟神魂強弱沒有關係,七十三級的菩燭,今後很長一段時間將不會產生情感。

這樣下來,把菩燭也累的夠嗆,可飛的神魂獸,只能是赤尾黑蜂。

等著小黑緩過來,已經又一個月過去了,丫頭開始化形小黑飛渡虛空,雖然速度快…但是靈力也消耗的多。

不知道飛了多少時間,兩年?五年?丫頭識海的靈力也要見底了,原來獸皮上的《主界域》不是那麼簡單的距離……

丫頭上大學那年十九歲,黃武歷二零二一年時,丫鬟曾說自己是二八年華一十六歲,這讓她一直很是費解。

差不多三年的歷練,沒有跟太多的人交結。

又是一個十九歲,丫頭來到伏古野嶺,東渡虛空去探索未知!

在獸皮圖上…黃武大陸的東方,是標註著一個叫「新原」的區域。

在漫長的虛空飛渡中,丫頭意識到自己錯的有多麼離譜,獸皮圖的《主界域》不一定是以距離計算的,獸皮圖一度讓丫頭懷疑真假……

所有的一切外物,在虛空中全部耗盡,除了獸皮圖不是能量,連儲物戒指也消耗了……

丫頭幻化赤尾黑蜂的形體都無法維持,日已消瘦的身軀在極速下墮,意識也逐漸消退……

「我要死了嗎?」

這是丫頭最後一刻的意識,「解脫」隨時隨地會出現,雖然有些失望,但也沒有留下什麼遺憾…… 鯤鵬眉頭緊皺,回過頭來不善地盯着准提。

本座是洪荒有名的慈悲老好人,就合該把一切機緣、把所有好處全部讓給眾生,把這蒲團讓給你准提?

這是什麼狗屁邏輯!

這是赤果果的道德綁架!

鯤鵬體恤眾生,慈悲為懷,方才屢屢出手相助眾修,但鯤鵬的付出絕不是理所當然,更不是義務或責任。

如此高風亮節,眾修盡皆仰慕、敬佩鯤鵬,如今居然出現不知好歹、心懷叵測之修!

跟隨鯤鵬的北冥海修士一個個義憤填膺,憤怒地盯着准提,鯤鵬一甩袖袍,紫霄宮確實是聖人道場,但這不代表他鯤鵬不敢動手!

就在鯤鵬將要發作之際,紅雲比他更快!

「准提小兒!本座來問你,本座與盤厲有何相干?」

紅雲老祖怒氣沖沖的質問准提,因為說不清道不明的容貌,眾生免不了要將盤厲和紅雲相提並論。

盤厲是盤古正宗,主修力之大道,還有元神,任誰見了都會豎起大拇指,讚嘆不已。

紅雲臭脾氣,再加上他教育起修士那是不厭其煩,眾生對紅雲都有些敬而遠之。

一來二去,有些閑話傳到了紅雲耳中……

紅雲自視甚高,他認為他不遜於同期的任何修士,不,是要強於!

這樣驕傲的紅雲,豈能允許自己不如盤厲!如今准提竟然說他是盤厲的兄弟,紅雲的眼神中帶着殺氣,他怎麼敢!

「說!」

一聲爆喝,回聲嘹亮,配合紅雲怒氣沖沖的氣勢,醞釀殺意的眼神,令逆劫一時間竟看到了厲獸的影子。

如果不是厲獸多次確認他和紅雲毫無關聯,逆劫都要以為紅雲就是厲獸了。

宮中諸神也被紅雲這一嗓子震得身形一顫,接引面露苦澀,准提倒是一副振振有詞的模樣。

「紅雲道友不必動怒,且聽貧道來給道友講解一二,道友跟腳乃是盤古大神呼出的一口氣結合洪荒第一朵雲!稱道友為盤古後裔絲毫不為過!如此一來,和盤厲道友,不就是兄弟嘛!」

「啊這……」

諸神細品之後發現還真有那麼點關聯。

「什麼?」

「好膽!」

「吾盤古正宗之事,豈容你來指點!」

准提的話引起了盤古正宗的眾怒,本來盤古正宗只想作壁觀上,好好看戲,結果准提三言兩句就把紅雲和盤古後裔扯上了關係。

三清祖巫一十五人好不容易齊心協力,正準備干一番改天換地的大事呢,在這節骨眼上若是紅雲自稱盤古正宗,置三清祖巫於何地!

「哼哼!」

紅雲兀自冷笑,惡狠狠地瞪着准提:「好一個混淆是非,避重就輕的准提小兒!開天烙印想必你也看了,盤古大神身化萬物,籠統而言,洪荒眾生都可以稱其為父神!話說回來,吾等俱是盤古大神的子嗣!」

「不錯!」

老子發聲道:「從血脈傳承來說,眾生皆是父神遺嗣,但吾三清乃是盤古元神所化,是為正宗,盤古正宗!」

帝江也站了出來,朗聲道:「何為盤古正宗?繼承父神元神或父神精血者,為正宗!吾十三祖巫乃是父神精血所化,十三弟更是主修力之大道,因此吾祖巫亦是盤古正宗!」

三清祖巫共一十五人齊聲大喝:「元神精血,俱是一體,追溯本源,盤古正宗!」

三清祖巫強勢而且清晰的告知了諸神何為盤古正宗!順便還秀了一波優越。

冥河鎮元子、東王公鯤鵬等有心人則是從中看出了不同意味,雖然之前的種種跡象都表面三清祖巫已然聯合。

可他們沒想到三清祖巫的聯合會如此融洽,七彩葫蘆藤出世時,三清和祖巫因為盤古正宗的名號而打得不可開交,如今他們竟然承認了對方的正宗之名!

這一切和紅雲無關,他才不管什麼盤古正宗,他現在只想教訓准提。

「准提小兒,你還有何話說!」

准提眼珠一轉:「貧道承認洪荒眾生皆是盤古大神子嗣,可若是洪荒之外的生靈呢!」

「什麼!」

准提之言引起軒然大波,諸神嚇了一跳,可惜道不同,無法看見金橋之上的諸神表情。

准提此話暗指紅雲不是洪荒生靈啊!

不是洪荒生靈是什麼?混沌生靈!

目前為止,眾生只知道混沌時期的混沌魔神是混沌生靈,結合在天地胎膜碰見的黑袍、混沌中的六大峰主……不會吧!

准提見火候差不多了,對着紅雲冷笑道:「貧道一眼就看出你不是吾洪荒生靈!

否則你為何與盤厲道友如此相像!必定是混沌魔神意圖染指洪荒,按照盤厲道友的面容化形而出,以便日後以容貌為由打入盤古正宗內部!」

准提說完,宮中鴉雀無聲,逆劫和皇庭二代們對視一眼,准提睜眼說瞎話的本事和鴻鈞羅睺有的一拼!

諸神更是萬分驚訝地看着准提,准提好歹也是一尊大羅,怎麼會說出如此荒唐之言。

但凡是最弱小的玄仙都可以改變容貌,何況化形而出的大羅。

若想以區區容貌來打入盤古正宗內部,則是完全不可能,人家正兒八經的盤古正宗都說了,盤古元神和盤古精血,才是盤古正宗,容貌算什麼!容貌有什麼用!

其實准提這完全胡編捏造的想法倒是說中了一半,這一半正是應在了蚊道人身上。

蚊道人一本正經的看着這場鬧劇,心中得意,這一批諸神好像腦瓜子不太聰明的樣子呀!

果然,本座順應天道出世,蟲族理應煥發新生!

不提蚊道人如何盤算,諸神連連搖頭,准提詞窮了,接下來就看紅雲如何反擊了。

「你!放!屁!」

一道咆哮傳來,坐在蒲團上的紅雲身子前傾,一頭紅髮四散漂飛,濃烈的殺意衝天而起,雲之大陸上風捲殘雲,演化無窮大道!

被准提暗指是魔神餘孽!紅雲還沒有受到如此侮辱!

「准提小兒!你為坐蒲團以大義綁架鯤鵬道友,以盤古正宗逼迫本座!這是厚顏無恥,道德敗壞!」

「准提小兒!你先前說本座是盤古正宗以挑撥本座與盤古正宗之間的關係,如今又污衊本座是魔神餘孽!這是胡攪蠻纏,理缺詞窮!」

「准提小兒!你強詞奪理,顛倒黑白,買弄是非,枉為大羅!你有何面目談及盤古大神!你又有何資格來聖人道場聆聽大道!給本座滾出去!」

紅雲指著准提鼻子大罵不止,細數罪狀,條理清晰,令諸神咂舌,果然,紅雲還是那個紅雲。

看向准提的目光不善起來,能進紫霄宮的三千大羅無一不是心地善良的強者,就算是跟隨東王公、鯤鵬而來的太乙修士,那也是一心向善。

正如紅雲所言,准提沒資格和他們在一起聽道。

諸神心態發生變化,道韻流動起來,在這充滿道韻的紫霄宮中更是被無限放大,接引心中一動,他發現了許些不同尋常。

逆劫微微側目,多少歲月了,終於又出現一個這樣的人才!紅雲的嘴炮就算是放在皇庭與皇庭至強相比也是不遑多讓。

這嘴炮一說逆劫還是從神逆那裏聽來的,初古時期,放眼洪荒,也只有鴻鈞、祖龍這兩位能在嘴炮上和神逆交鋒,就連羅睺都差了一籌。

如今,准提的歪理再多,也比不過紅雲的嘴炮。

紅雲一口一個「准提小兒」,怒懟准提,直接給准提定性!

准提臉色一陣變幻,紅雲這話太重了,他絕對不能承認,否則他將會陷入舉目無親、走投無路之絕境!

幸好,准提不是單獨一人,從來都不是!

就在准提沉默的冥思苦想應對之策時,自進入紫霄宮以來就一言未發的接引突然發聲。

「諸位道友,卻是誤會准提道友了!

貧道與准提道友初來乍到,看見六大蒲團,見獵心喜,本以為這蒲團有貧道的一個位置,不想屬於貧道的蒲團卻是被盤厲道友所佔!盤厲道友乃是盤古正宗,吾等不過西荒的兩株靈根,又有何資格與盤古正宗真爭搶蒲團呢!」

「罷罷罷,按紅雲道友所言,吾等也是盤古大神子嗣,貧道就把這蒲團送於盤厲道友,想必盤厲道友必定不會辱沒盤古正宗之名!」

「至於吾等……自慚形穢,諸位道友,就此別過……」

說完,接引拉着准提就走!

那神情,那姿態,頗有幾分旁系血脈一心為公,卻被囂張跋扈的嫡系血脈搶走本該屬於他們的機緣,最後只能黯然神傷的離去的樣子。

這次准提沒有甩開,順着今接引,在背後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容,心中大呼果然不愧是貧道的道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