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千聚雷眉心的這隻豎瞳,頓時間,一道神光從其眉心間衝起,接著,爍爍光輝,直接闖入星空!

彷彿只要千聚雷想要探索,天穹九幽都能全部全部匯聚到眼睛的視野之中。

(本章完) 「真是不敢相信,有生之年,竟然還能看到薄總溫柔的一面。老天爺讓我現在死掉,我也心甘情願了。」

「真是沒出息。」

旁邊一個同事有些鄙夷的說著,而後只見他雙手捧心,一臉幻想:「我和你就不一樣了,我很想知道手機那端的人是誰。讓我知道是誰有那麼大的魅力,能讓咱們不近人情的總裁,變得有人情味,像是一個正常人。讓我親眼看到他們兩個人打啵,那個時候讓我死,我才會心甘情願。」

「可拉倒吧你!」

另外一個同事說著:「別人不知道,我還不知道你嗎?你看了他們倆打啵以後,你肯定還想看他們擁吻,看了擁吻以後,你還想看他們上……咳咳……懂得都懂哈……」

「你們完了,你們敢議論薄總,小心薄總將你們丟到南極喂企鵝!」

「企鵝不是在北極嗎?」

「一看你就地里學的不好,除了那些動物園,海洋館里的企鵝外,只有南極有企鵝,北極沒有企鵝。」

……

會議室里的人在議論著什麼,薄夜衾不知道,也並不在意。

林城將車開到分公司的大門前時,顧妙妙的身影也恰巧的出現在了公司的大門前。

「顧小姐。」

林城恭敬的對顧妙妙的喚著。

顧妙妙則是頷首,上了後座以後,顧妙妙看向一旁眼底帶著笑意的薄夜衾。

同時,她也在心底默數著。

三。

二。

一。

嗯?

薄夜衾居然沒有給她吃的?!

顧妙妙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她看向薄夜衾,就看到男人臉上帶著一絲得逞的笑容。

「是不是以為我會在三秒內給你遞上吃的?」

顧妙妙抿了抿唇,沒有說話,只是小聲的冷哼一聲。

他們兩個人之間,他彷彿可以洞悉她的心思,而她就算是動用玄術,也感覺不到這個男人在想什麼。

薄夜衾!

這男人就是她的BUG!

雖然她的腿,是她治好的沒錯。

可是他身體的自愈能力超強!

她斷定的治癒時間一改再改,這在她從醫十年裡,從來沒有發生過,簡直就是在打她的臉!

相比較醫術,她的玄術在他的身上,則是滑鐵盧似的下跌!

命格看不出來就罷了,就連他心裡在想些什麼,她也看不出來!

真是卧槽了!

幸好薄夜衾沒有找她算命,不然,她可就要丟人丟大發了!

聽著她的冷哼聲,薄夜衾臉上的笑容就更加的開心了。

「現在是不是又以為沒有牛奶了?這世上誰都可以沒有吃的,只要我活著,你就會一直有吃的,給你。」

話落,男人從口袋裡,掏出了一瓶溫熱的紅棗牛奶。

顧妙妙接過,心裡是喜悅的,但是嘴上還是特別嫌棄的說著。

「狗男人,敢耍我,小心我給你紮上兩針,讓你起不來。」

她說的話,薄夜衾沒有害怕,反倒還眯起了雙眸,優雅的沖著她眨了一個媚眼,意味深長的說著:「你不會捨得的。」

明明都見過了大場面的顧妙妙,再接收到薄夜衾這個眼神后,臉色微紅,掏出手機,佯裝打電話。

「喂,有警察嗎?這裡有個老男人勾引未成年!」

薄夜衾聽到「老男人」三個字,俊朗帥氣的面龐上,有著一抹受傷的神色,而後認真的和顧妙妙探討著。

「這個稱謂,還不如『狗男人』。」

見他一副認真探討的模樣,顧妙妙有些哭笑不得。

知道她說中了他的痛楚,她抬手,拍了拍揉了揉他的腦袋。

「別擔心,有我在,你的身體會一直年輕的。吶,吃下這個藥丸。」

顧妙妙從小羊書包里掏出來了一個塑料小瓶,從中倒出來一個藥丸,放到薄夜衾的手心裡。

嘴上還說著:「雖然這個藥丸,是我在做實驗的空檔,閑著無聊做的,還沒有用在小白鼠身上確認藥效,可是我覺得,葯不會出現什麼問題的。」

在蕭遙下山之前,她就知道做科研的人,容易熬夜,操心,掉頭髮等等問題。

但是經過前一陣子去探望蕭遙,了解了大部分科研人員家人對科研人員後代的關心,她便趁著睡覺前的那段時間,將之前給蕭遙的養身丸,做了一些升級。

現在不單單是讓他們感覺不到太累,身體不缺營養,不掉頭髮外,還增加了一些關於身體機能,尤其是生育方面也加了一些藥物進去。

也算是解決了科研人員結婚難,結婚以後生育難的一些問題。

這一次出來,也是打算買幾隻小白鼠回去的。

確認藥效無副作用后,她會將這個方子送給國家。

「所以,你就把我當成是你試驗的小白鼠?」

薄夜衾嘴上雖然是這麼說,但是手卻是主動拿了藥丸,並放在了嘴裡。

「挺好的。」

顧妙妙抿了抿唇,「我是你養的豬,你是我試驗的小白鼠,你我之間,算是扯平了。」

「好像,並不公平。」

薄夜衾挑眉:「豬只是吃飯可沒有什麼風險,小白鼠可是有隨時死亡的風險。」

「豬養肥了難道你不宰嗎?」顧妙妙反問。

薄夜衾先是愣了一下,片刻后笑出了聲。

顧妙妙假咳了兩聲,看向窗外。

明明什麼情話也沒有說,可是林城總覺得,有一股甜蜜倒牙的氣息,從後面源源不斷的傳來。

為了趕緊擺脫這種甜蜜的氣息,他加大了油門,朝著從會議室出來時,薄夜衾定下的一家粵菜館。

三人向包間里走去的時候,一道驚喜的女子聲音從他們的左側傳來。

「薄先生!」

顧妙妙順聲看了過去,是一個穿著裹身長裙的女子。

她的身材姣好,再配上那裹身的長裙,將她前凸后翹的優點,無限放大。

女子腳步雖然有些局促,可依然是優雅萬分,她向著薄夜衾走來,在離薄夜衾還剩下一米距離的時候,林城冷漠的開了口。

「葉二小姐,請你離我們總裁一米遠以上的距離。」

林城的話,讓那葉二小姐的臉色僵了僵。

不過片刻以後,那葉二小姐又一臉自信和優雅的笑了笑。

「見這位小妹妹站在薄先生身邊,我還以為薄先生女性一靠近就會過敏的病已經治好了。」 「你這也不行啊。」

林藝卯還說sunny能搖幾個好妹妹一起喝個小酒,結果一通電話打出去,一個都沒有叫到。

這丫頭是個交際花來著。

「呀,都這麼晚了,不出來很正常好吧?」微醺的sunny臉蛋有些紅,輕輕跟林藝卯碰了一個。

對於酒來說,sunny是沒有忌口的,清酒、啤酒、葡萄酒、洋酒甚至白酒她都是來者不拒。

看起來挺小挺可愛的一女孩,喝起酒來可是相當豪爽。

……

兩人依舊選擇了之前一起喝過酒的玫瑰酒吧。這裡空間夠大,有幾個角落不易被人發現,而且氛圍也是相當不錯的。

「Whenyourlegsdon’tworkliketheyusedtobefore~」

……

sunny聽著這首歌搖了搖手中的酒杯,杯中鮮紅的液體印在她的瞳中,有一種妖冶的美:「這首歌其實也蠻不錯的。」

林藝卯點了點頭,這首歌也收錄進了他的首專。

他的首專少女時代人手三張,還專門纏著他把專輯都簽了名,聽過這首歌也不意外。

「其實這首歌我覺得才是最浪漫的。」sunny雙眼無神的盯著酒杯,喃喃道:「到了七老八十,真的還能記得彼此之間的愛嗎?」

「怎麼,想談戀愛了?」林藝卯好奇的問道,很少見sunny這麼感性的模樣。

意外的是,sunny居然輕輕點了點頭:「我都二十二歲了(韓國二十三),也想試一試。」

「小時候沒談過?」林藝卯更意外了,sunny的性格,根本不像那種保守的女孩。

「如果那時候沒有遇到一個很重要的人,我可能現在孩子都有了。」sunny挑著眉毛說笑道。

「喲,有故事啊?」林藝卯連忙給自己倒滿酒,想聽聽sunny有什麼下酒的故事,如果條件允許的話,他甚至想要一盤毛豆來伴故事和酒!

孩子,男的!

林藝卯跟敏銳的就察覺到這一點,估摸著是一見鍾情,然後為了一個承諾死守貞操的狗血劇情吧。

狗血劇情林藝卯不喜歡,但是女idol的狗血劇情就比較令他好奇了。

哪料sunny就這麼沒了下文,只是自顧自的喝酒,腦子裡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林藝卯多難受啊,簡直心如貓撓,直到sunny一杯酒喝完,林藝卯終於找到機會,雙手給她摻了一杯酒問道:「然後呢?」

「什麼然後?」sunny愣了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