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辛晟聽到燕家二字,臉上也露出了一抹異色。

他幾乎一秒鐘就把辛寶娥的事拋到了腦後!

大步上前,神色嚴肅地對宮守澤說道:「國主,說起燕家,我也有件事要稟報。」

宮守澤不以為然地瞥了他一眼,似乎仍有餘怒,語氣冷淡的吐出一個字:「說。」

辛晟並不在意,擲地有聲地說道:「其實王浩屍體的下落我已經查明,正是在燕家的一處神秘研究所里!」

「你說什麼?!」宮守澤驚訝的目光瞪向他,眼底有狐疑之色。

辛晟明白他的心思,坦誠解釋道:「我之所以沒有上報,是我認為此事的疑點頗多,並且,燕家的勢力絕不像表面那麼簡單!這些都需要深入調查,不能打草驚蛇!」

「好你個辛晟!」

宮守澤冷哼了一聲。

但也並沒有多說什麼。

畢竟,今天在眾人面前對辛晟的「訓斥」已經足夠了。

總還是要給這位大將軍留一點面子的。

宮守澤沒有追究,辛晟心思也敏捷,當即果斷的請示道:「國主,按照褚少提供的這些視頻,足以證明燕家和您遇襲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事不宜遲,請准許我立即去徹查燕家!」

「去吧。」

宮守澤擺手,又意味悠長的補充了一句:「把燕家查清楚,就當是將功贖過。」

辛晟臉上的表情一凝,低頭:「是。」

說完,毅然轉身。

「父親……」辛寶娥試探地喊了一聲。

辛晟卻看也沒有看她一眼。

帶著辛家眾多部下,如同來時一般風風火火地在眾人視線里遠去。

辛寶娥懊惱地收回目光,一轉眸,卻對上了辛裕眼裡的冷漠和怒意。

她動了動唇,正要開口。

辛裕卻絲毫沒有搭理她的打算,直接轉身看向宮守澤,恭聲說道:「國主,我父親既然有要務在身,只怕現在也無暇管教我這個犯了錯的妹妹,請允許我將她帶回去,好好教導。」

宮守澤幽深的目光在辛裕臉上微微停留,片刻后,點頭默許。

辛裕這才重新瞥了眼辛寶娥,說道:「跟我回家。」

冷冷的語氣,不再有以往的兄長溫情。

說完,也是不給辛寶娥開口的機會,率先抬步往外走。

辛寶娥遲疑地環視了幾人一圈,尤其多看了宮雅月一眼。

最後只得咬咬唇,硬著頭皮跟了上去。

辛家人逐一離開,就只剩下了秦舒和褚臨沉。

還有,國主府。

宮守澤把遇襲的事交給辛晟調查之後,似乎就不管不顧了。

打量的視線落在褚臨沉的臉上。

默默看了一會兒,悠悠開口:「褚氏的褚臨沉?上次見你的時候,你還是個襁褓里的小娃娃。一晃二十多年,從海城到京都,你也算是這年輕一代里的風雲人物了。」

語氣里有幾分感慨的意味。

褚臨沉不卑不亢,淡淡「嗯」了一聲,「國主過獎了。」

「不。」 大婚當天,鹿瑟一大早就被喜婆薅了起來做各種造型,程序之繁瑣、步驟之麻煩讓簡夕忍不住生出了逃婚的情緒。

所幸十六及時按住了蠢蠢欲動的簡夕,進行了一番慘無人道的威逼利誘,簡夕才無奈放棄逃婚的想法

「你冷靜哈」十六看着簡夕不滿地神色緊張道「這可是王室的大婚,你若是偷跑了不止安王府要丟人,你估計也會成全國通緝犯!小不忍則亂大謀,不要得不償失啊!」

「知道了知道了,別說了,我不跑了還不成嗎?」

「知道就好」

十六依舊不敢放鬆,一雙機械大眼眨也不眨的緊緊盯着簡夕,生怕一個不注意這姑娘就真的跑了!

簡夕無奈「不是,我們兩個綁定着我就是跑也會帶着你啊!你至於這麼緊張嗎?」

「我主要是怕你跑了到時候沈珏跟誰成親,你跑我不怕!」

簡夕:「……沈珏真的是你親生的崽吧?我都快累死了你居然還在擔心沈珏沒有人結婚會不會丟人?!究竟是你家宿主我重要還是沈珏重要?」

「任務比較重要」十六理直氣壯,對上簡夕生氣的眼睛也毫不退縮道「你是我帶的第一個宿主,這是公司對我的考驗,所以我一定要努力完成任務讓公司對我放心!」

簡夕:「……」這麼多年終究是錯付了!!!

……

令簡夕崩潰的婚禮結束之後,簡夕又一次面臨了一個巨大的難題,那就是「新婚之夜怎麼過?」

「你說我把他灌醉合適嗎?」

「你覺得呢?」

「不太合適」簡夕自己搖了搖頭否認了這個想法「但是總不能我們真的那啥吧?」

「宿主你在擔心什麼呢?」

「我……我害羞不行嗎?」

「你,害羞?」十六冷嗤一聲,對簡夕的話表示十二萬分的懷疑「一個看慣了各種卿卿我我戲碼、一個看激情戲碼毫無反應、一個撩人手到擒來的女人,你跟我說你害羞?!你覺得是我崩了還是你傻了?」

「……」簡夕眨了眨眼睛,頗有些不好意思扭捏道「這理論和實踐還是有一段差距的,再說了我那些知識點知道是知道,可是我也沒實踐過啊!」

「這不就在給你實踐的機會嗎」

「但是你不覺得這實踐跨度有點大嗎?」

「怎麼說?」

「我現在的技能就停留在親親抱抱舉高高哦不,是親親上,而你現在想讓我直接越過那啥直接xxoo!這就相當於小孩子剛剛學會了爬而你們想要他越過走路這一步直接學會跑,你這是在拔苗助長!」

「……」十六看了一眼一臉正經的簡夕,無奈道「你想怎麼樣?我告訴你跑是絕對不可能的了!現在箭都已經發出去了,你想讓他再回來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我也沒別的意思,就那啥的時候能不能把我帶出去?」

十六:「?你想幹啥?」

「就那啥的時候我能不能在你的系統空間里待着?」簡夕沖十六露出了一口大白牙,笑容那叫一個單純無害

十六默默的移開了視線,斬釘截鐵的拒絕她「不可能!」

「為什麼?」

「不為什麼,公司規定!」

「你們一個破公司規矩還挺多哈!」

「我們玫瑰造夢公司是行業中的翹楚,在科技領域獨佔鰲頭的好不好,才不是什麼又破又小的三無企業呢!!!」

十六堅決捍衛自己公司的名譽,對簡夕那充滿嫌棄地語氣十分不滿,見簡夕依舊不以為意的模樣,氣急又無可奈何的十六「嗶」的一聲掛斷了一人一統的通話

聽着「嘟嘟嘟」的忙音,簡夕懵懵的眨了眨眼睛,半響才反應過來十六跑了

簡夕:「……」

……

等沈珏回到新房的時候看到的並不是什麼歲月靜好,小姑娘乖乖巧巧地待在床邊等著自己掀喜帕的場景,而是她昏昏欲睡,喜帕隨着她的動作一晃一晃的畫面

沈珏:「……」我突然覺得我還能喝

昏昏欲睡的簡夕聽到了腳步聲,下意識道「哥哥」

嬌嬌軟軟還帶有幾分睏倦的嗓音真的是太讓沈珏喜歡了,一瞬間原本昏昏沉沉的腦袋也有了幾分清醒。沈珏慢慢地走過去,慢的每一步都可以聽到自己「撲通」,「撲通」的心跳聲

沈珏在鹿瑟面前默不作聲的站定,仔細的欣賞著小姑娘難得安靜的這一幕。許是有些疑惑哥哥為什麼不說話,喜帕下的人微微仰了仰腦袋,順滑的喜帕微微后傾露出一節白皙的脖頸。

「哥哥?」

鹿瑟有些疑惑地語氣喚醒了沉迷這美景的沈珏,沈珏「咕咚」咽了一口口水竟有些緊張「阿瑟,是哥哥」

說來也好笑,沈珏向來自詡自己「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竟然會栽在一個姑娘手裏!可是他沈珏栽的心甘情願,而且甘之如飴

「哥哥,可以把這塊紅布拿掉了嗎?」再不拿掉我就自己動手了啊!

似乎是可以想像到喜帕下的小姑娘嘴癟的有多高,沈珏眼裏帶了幾絲暖洋洋的笑意「阿瑟如今還要叫我哥哥嗎?」

簡夕:「……」這是什麼惡趣味?

十六:這他媽是情趣,你個沒有情趣的女人!!!

沉默了半天,喜帕下的小姑娘終於弱弱的喚了一聲「夫……夫君~」

嬌嬌弱弱的聲線還帶了幾分不確定和猶豫,沈珏莫名的覺得有些渴。明明已經入了秋,可此刻卻覺得渾身燥熱

沈珏輕笑一聲,拿過一旁的稱桿輕輕地挑起了鹿瑟頭上的喜帕。

紅紗滑落露出那種早已紅了半邊天的面容,嫣紅的臉比著那紅艷艷的喜帕竟還有幾分紅

沈珏的喉結微微動了動,眼神也暗了下來,緊緊地盯着含羞帶怯的鹿瑟

被沈珏的目光盯的臉皮發熱,簡夕忍不住抬頭,一抬頭就被沈珏那熾熱的視線嚇得噤聲

簡夕:媽媽救命,他這個眼神好像要吃了我!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葉清苒還想要在開口說些什麼,餘光里卻只剩下了陳煜的背影,語氣里多了一些耐心尋味的感覺,手指也緊緊的扣在了一起:「陳煜他怎麼說?」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葉清苒擔憂的表情,墨凌霄心裡一直被壓抑住的情緒終於忍不住爆發出來,語氣是那樣的冷漠:「我不做手術。」

在這一瞬間,葉清苒覺得即將完工的高樓大廈在這一刻之間全然崩塌了,眼神里有些止不住的詫異。墨凌霄不想看到這樣的葉清苒,毫不猶豫的轉身想要回答那個封閉的環境里。

看到這一幕,葉清苒有些不放棄的拉住了墨凌霄的手臂,眼神里是他高昂的頭顱,強忍著眼眶裡的淚水:「為什麼?我想知道為什麼?」這句話的每一個字都被葉清苒咬的很重。

雖然心痛但此刻墨凌霄的想法並沒有動搖,手臂微微的用力,想要甩開葉清苒的束縛,可他卻明顯感覺到了葉清苒壓抑的顫抖,終於按捺不住了,猛地轉過身對上了葉清苒猩紅的眼眸,心頭一震,但已經來不及躲閃了。

「那以後呢,墨凌霄你有沒有想過以後?」葉清苒的語氣有些激動,她的已經下定決心要徹底的解決這件事情。

聽到這話,墨凌霄心裡的防線徹底等待破防了,對啊,以後呢,緩緩的伸出手將葉清苒抱在了懷裡,有些妥協的開口說了起來:「好,我同意手術。」

這一時間的變化讓葉清苒有些大起大落的感覺,手掌用力的拍在墨凌霄的後背之上,但嘴裡卻沒有任何聲音被發出來。

餐桌上的墨凌霄有著一種異常的安靜,看著緩步帶著笑容走來的葉清苒,握著手機的手指加重了一些,猛地站起身子有些刻意的強迫自己的視線轉向了一邊,毫不猶豫的開口說了起來:「公司出了點問題,我去處理一下。」說完就轉身離開了這裡。

葉清苒看了看桌上自己親手製作的豐盛的食物,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可墨凌霄的身影卻已經消失在了門口,心裡有些空蕩蕩的感覺,膝蓋微微彎曲了隨意的坐在了椅子上。

心裡莫名的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點擊在手機屏幕上的手指遲疑了很久很久還是將電話撥打了出去,此刻的葉清苒有些不太明白自己想要的回答是些什麼?

還在忙碌中的汪海洋注意到瘋狂震動起來等待手機,眼神還停留在文件上就自顧自的開口詢問了起來:「小姐,有什麼事情嗎?」

在這一瞬間,葉清苒再一次產生了遲疑,聽著電話另一端再次開口的詢問,深吸了一口氣說了起來:「墨凌霄他,到公司了嗎?」

「啊,少爺要來嗎?」汪海洋猛地抬起頭看了看緊閉的房門,有些茫然的開口詢問了起來,但還是覺得事情有些複雜。久久沒有聽到回答,汪海洋便再一次試探性的開口詢問了起來:「小姐,您在聽嗎?」

這一切都沒有引起葉清苒的注意,手臂無力的垂了下來,手機也順勢滑了下去,葉清苒覺得自己的腦海里有些複雜墨凌霄一定是在生自己的氣,這樣的想法壓的她有些喘不過來氣,像是想到了什麼,托著無力的身體回到了房間里。

看著眼前上熟悉的一切,心裡的悲傷更加掩蓋不住了,伴隨著重力不受控制一樣的倒在了床上,蒙著背子沉沉的睡了過去。

此刻的墨凌霄並不知道這一切,眼前的人一遍接一遍的詢問著:「墨凌霄,你真的想好要這樣做了嗎?」墨凌霄沒有開口回答些什麼,自顧自的拿起桌上的文件,龍飛鳳舞的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甚至穩穩的蓋上了墨氏集團的私印。

看著墨凌霄毫不猶豫的動作,屋內的男人微微的搖了搖頭,想要開口說的話還是被自己攔了下來,可下一秒墨凌霄卻猛地轉過了身子,直勾勾得盯著男人的眼睛說了起來:「還希望您能幫凌霄保守秘密。」

男人重重的點了點頭,之前的話還是猛然開口說了起來:「你真的不會後悔嗎?」同樣沒有收到任何的回答,默默的收拾起了桌上的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