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方所說的萊州在哪裡?曹祐只知道要去萊州,得走向南城門這一邊。

出了南城門,能夠到達的應該是,一個叫做江寧城的地方。那地方是不是和東州城一樣,曹祐也不清楚。

他們一行人離了曹家大門沒多久,賴十三他們六人就從西城門那邊走了來。

「……」

賴十三運氣比曹祐好一些,能夠看到大街上有不少老百姓。

但東州城做為東州都城,給他的印象也不是很好,真不如普祥城那樣人來人往。

讓他感到更奇怪的一件事情,是他快要走到曹家大門口時,背後襲來的那一道莫名的勁力。

「?!」

原本,蘇祁是想將,這廉價的茶杯送給曹祐的,可他思前想後卻沒有捨得下手,許是撞見了楚楚動人的徐丹琪吧。

他也沒想對付賴十三,只是手一滑,那小茶杯長了眼睛一樣,直接往那雪髯駒的後腿上溜了去。

就他這力道,砸死那匹雪髯駒還是沒有問題的。意外就在那小茶杯快要接近雪髯駒時,發生了。

一把火焰長槍?倒不如說是一條火蛇模樣的怪東西,瞬間就將茶杯給燒成了齏粉。

這等速度,算高手的反應吧?算吧,反正換做他蘇祁來,沒辦法做到像人家那麼輕鬆。

不等賴十三勒轉馬頭來找他算賬,蘇祁機智地假裝成個普通老百姓,往這菜攤子前湊了來。

想著沒什麼見面禮送給曹天,就買兩斤蔬菜好了。

嚇了一大跳的顧之威,可沒有蘇祁那麼鎮定。

槍王宗的人耶!而且一來還是六個,這動起手來,他和蘇祁可是要吃虧的。

「……怎麼了?」

沒能瞥見雪髯駒後腳邊的粉末,楊業開可是有察覺到,賴十三召喚出靈器的那一瞬間。有人偷襲賴十三?

被這麼個事實震驚了住,楊業開才想著召喚出把炎凝槍,來保護賴十三。

幸好賴十三沒有受傷,不然他都不曉得自己,該有何臉門去面對列祖列宗。

「沒事兒,我們繼續走吧。」

雖然身後不遠處,那蘇祁將氣息隱藏得非常好,但賴十三卻從顧之威的身上探查到了一絲慌亂。

過去收拾那兩人么?不,這裡是城內,附近有這麼多的老百姓。

一旦動起手來,勢必傷及無辜。只要對方不再出手,他是可以將這事兒緩一緩,等將來有個機會,再行計較。「娘娘,」一位尚宮氣喘吁吁地跑進鳳藻宮正殿里。

「什麼事?」吳妃抱著小皇子,正在給他喂牛奶、粳米和魚肉熬制的粥。

「娘娘,剛才黃公公跑來說,皇上今兒要臨幸鳳藻宮。」

吳妃又驚又喜,手裡小皇子隨著她的手裡抖動了幾下,覺得很舒服,咯咯地笑了。

「去,點上熏香,把

《大順小吏》第三百九十八章大喜大驚的吳妃 好在餐桌是歐式復古的長桌,從上往下吊著站簡約明亮的燈,像是在星輝里的一座發光的星球,這意境真的很漂亮。

步淮感覺一陣眼熟,特別像溫知寒之前布置伊凡的舞美。

不管是星辰還是星輝,都有異曲同工之妙。

沈虞臣和步淮落座后,前方的赫連銳和赫連苒聽聞動靜,都懶得抬頭,一直盯著手機,也不知道在玩遊戲還是在看刺激的電影,渾身上下都寫滿了不耐煩。

「駱凌這噁心是不是耍我們呢,不知道參加一個什麼樣的局,讓我們等了這麼久,等事情結束了,我一定會去揍死他!」

說話的正是赫連家族的嫡系赫連銳,從這語氣裡面就能聽得出他對赫連凌的厭惡,直接喊他以前的姓,也就是手握家族大權之前,隨的母親的姓名。

但是赫連家族的嫡系淪落到今天也是沒有辦法的,家族需要發展,如果沒有赫連凌這號人物,家族也是日益衰落,現在也正是有了赫連凌這位得力的能人,才能讓家族一直在曼城繁榮。

但是呢,有些人的野心很大,你給了他權利,他就能肆意妄為,更何況,像赫連凌這般能屈能伸的人物。

赫連銳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但凡赫連銳要是有點兒能力,這權力還不能落到赫連凌的手上,所以啊,到了今天的這地步,怎麼著有自己的問題。

如今,也就只能罵一罵,才能緩解一下心中的這口惡氣。

「哥!!」

赫連凌的手臂被妹妹扯住,更加的不耐煩,言語之間也根本沒有對妹妹的柔情:「我說你要幹什麼?每天都一驚一乍的。」

「你看前面的人!」

赫連銳狠狠地皺著眉頭,估計是不想被打擾,這才特別不耐煩的望去,這一看,就瞧見兩個優雅矜貴的人。

這一對比,那叫一個慘烈。

赫連銳其實長得還可以,是一個可以稱得上帥哥的人物。

但常年的紙醉金迷的生活,毫無節制的享樂,以及總是陰鬱和不滿,都說面由心生,整個人就很瘦,看著一點都不健康,五官掛不住肉就看起來特別的刻薄。

加上油頭粉面的裝扮,擱在沈虞臣和步淮的面前,完完全全就是一攤爛泥呀。

如果不是身上的各種大牌名貴服飾的包裝,走到街上都是那種一看就無可救藥的混混。

當然,像赫連這樣的大家族,沒幾個人是傻子,很有可能是赫連銳裝的,裝作一副不學無術墮落的貴公子形象,用來迷惑赫連凌,破除他的防備,一點一點地將權力挽回自己的手裡。

畢竟,大家族的水一般都很深,特別是背景特別複雜有諸多恩怨的家族。

赫連銳直接不爽地問道:「你們是誰啊?」

都還沒等沈虞臣回答,赫連苒直接站了起來,一臉興奮地盯著沈虞臣:「哥,這個男人,我要了!」

赫連銳皺眉:「你怎麼什麼都想要啊?」

「你沒看見嗎,他長的好帥啊!我好喜歡啊!我就要他!」

到現在,兩兄妹根本就沒有把人放在眼裡,直接當著沈虞臣的面討論起來。

彷彿沈虞臣在他們面前就是一件商品,只要他們想要就可以得到是的。

一點也不禮貌,更沒有絲毫的教養。

這種感覺,著實很不爽。

沈虞臣冷淡地掀起眼眸,瞥向赫連銳,聲音一沉,問:「赫連凌在哪裡?」

。 的確!

相比較神龍殿而言,他們的宗門屬實太弱了。

別說是和現在的神龍殿相比了。

就算是和兩年前的神龍殿相比,他們都是不抗揍的。

「哎,小姐,現在你明白為為何要說,你和你弟弟見面不方便了吧。」

「此事,還需要徐徐圖之,不能操之過急。」

「現在咱們要想辦法,化解雙方恩怨才對啊。」

老者嘆息說道。

女子緩緩搖頭。

嗯?

老者皺起眉頭。

「我這次來找弟弟,只是擔心他過得不好,既然現在已經知道……他過得很不錯,還有如此成就,找與不找就不重要了。」

女子緩緩的開口。

老者張大嘴巴,面露驚訝。

女子從身上取下一塊玉佩,玉佩表面磨損嚴重,看起色澤也只不過是普通玉石,並非頂級。

「安排人,明天早上找一個孩子,讓他將這塊玉送到我弟弟手裡。」

「咱們,連夜走吧。」

「師父也好,師叔也罷,他們對神龍殿的恨意近乎是無法消除的,特別是大長老……兩年前,他的孫子,兒子都是被神龍殿的四大金剛轟殺而亡。」

「這等恨意,如何能夠解除。」

「宗門對我有恩,如果不是宗門為我治病,我活不過十歲。」

「我能修鍊到如今這般,也都是宗門的照拂。」

「所以,這親不認了,只需要讓他知道我還活著就好。」

她淚眼說道。

老者聽到這些話,眼睛也濕潤了。

「我知道,這些年宗門之所以保持著對神龍殿的恨意,乃是宗門還抱有一線希望,幻想著太上長老何其弟子出關。」

「幻想著太上長老出關的時候,便達到帝級。」

「可我師父說過,太上長老已經閉死關五十多年,只怕已經故去,所以宗門想報仇的希望早就破滅了。」

「這仇也是沒辦法報的。」

「我不想夾在中間為難,咱們走吧,就當沒有來過。」

她緩緩的說道。

老者沉默許久,最終點頭答應。

夜盡天明。

他們連夜離開,離開前只留下那塊玉佩和一封信。

下午,三點時分。

明日便是李子涵姥姥的生日,他們今天就要出發,前往清泉市。

此時葉天傾已經安排好私人飛機,他們只需要直接去機場,便可乘坐私人飛機離開。

這會!

他們正在家裡收拾行李。

「有人在家嗎,有人在家嗎。」

就在他們收拾的時候,門口忽然響起一道稚嫩的聲音。

喊話的是一個十多歲的小男孩。

「小弟弟,你找誰啊?」

正在客廳的李子涵,看到小男孩后便走了過來。

小男孩流著口水看著李子涵,嘿嘿笑道:「姐姐,你好漂亮啊。」

「哎呦,你這小屁孩,這才多大啊就知道在這說好聽的了,你怎麼不學點好啊。」

葉天傾走了過來。

伸手輕輕在小男孩的頭上,彈了一下腦瓜崩,淡淡的道:「這位漂亮的大姐姐,已經名花有主了,你這小屁孩別惦記了。」

「哎呦!」

小男孩捂住腦袋。

「小屁孩,你來我家做什麼啊。」葉天傾笑著問道。

他能感應的出來,這小男孩就是個普通人,所以他也沒有戒備。

「我來找葉天傾。」

小男孩掐著腰說道。

「找我?」葉天傾眉頭一皺:「你找我做什麼,誰讓你來找我的啊?」

他好奇的問道。

「你就是葉天傾?」小男孩看著他,戒備的問道:「那,你如何證明,你就是葉天傾啊,你可別騙我……我練過功夫的你要是騙我的話,我可是會打你的哦,」

小男孩握著小拳頭,很是滑稽的說道。

葉天傾被他逗笑,忍不住捂著肚子大小起來。

這小傢伙,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陸晚初這邊有了突破口,謝雲澤和吳氏集團也在打官司。

吳氏集團大概是綳不住了,發表聲明和謝氏集團再不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