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何沒事,肯定不會來!

蕭何也沒有客氣,直接說出來意:「我要知道鐵先生的所有信息!」

帝主驚愕:「知道這個幹嘛?」

蕭何道:「鐵先生手下在江海創建千載集團,給我造成不少的麻煩,他的弟子更是差點害死我,所以我要報仇,殺了他們!」

帝主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你開什麼玩笑?你要殺鐵先生?你知不知道他有多厲害?」

「蕭何,你不要亂來!」

在帝主有些生氣的時候,孤魂在帝主耳邊說了一句!

剎那之間,帝主臉色變了,他看着蕭何,笑着道:「你要殺鐵先生是嗎?我完全支持你!」

他像是瞬間就失憶,忘記了剛才說了什麼!

這變臉的速度之快,連蕭何都驚嘆無比。

「不過!」帝主又面色一變,沉聲對蕭何道:「此事只能你單獨行動,我不會給你任何幫助,還有出了事情,你自己承擔!」

蕭何面色冰冷:「一個鐵先生而已,殺他能出什麼事?把他詳細資料告訴我就可以了!」

着筆中文網 對方遞給迪諾一個暗色的絲絨袋子,按約定,那裏面是五枚頂級鑽石,價值三個億,黑燈瞎火的也不擔心對方給假的給他,他打開袋子,取出鑽石,用專用的小電筒光,一顆顆的認真檢驗,最後,確認都是真品,他把袋子綁緊放好,示意發比奧把手提箱解除保險,打開交給對方。

燈光下,箱子的中間放着的透明晶體里,流動着一滴金色的液體,樣子無害甚至有點討喜,跟交易上視頻中展示的是一樣。

對方似乎有點不確定,因為誰也沒當場見識過它的威力,有的只是圖片和視頻。

就在他猶豫中,諾西聽到了不一樣的異動,迅速做出反應在通訊器發出警告,幾乎是在發比奧蓋上箱子伏地的同一刻,站在他對面的男子慢了那麼一絲絲,晃了晃身體倒下了,連同他身邊的手下,迪諾與身邊的同伴,都不同程度的被攻擊甚至有死傷。

餘下還沒受傷的人迅速找了遮擋物,拔出武器還擊。開初雙方都以為是對方的埋伏,當發比奧收到命令,把箱子推給對方藏身處,反身迎擊的時候,才知道是有第三路人想黑吃黑。

代號『P』那邊的人拿了箱子,再不猶豫,邊戰邊退,往外面相連的漁船竄去,有發比奧他們抵擋着火力,他們很快上了停靠在最外面的漁船,使離碼頭。

受傷的迪諾在同伴的幫助下,撤離上岸,諾西早已換位,指揮着自己的手下摸清了後來者的方位,進行攻擊,他躲在暗處,目光沉沉的盯着霧氣瀰漫中的激戰,究竟是哪裏出了漏洞,讓第三方發現了他們的交易?

代表『P』那方顯然是不知情,而己方才清洗完畢,就算還有異己,量他們也沒有這個膽子,最大可能還是在對方哪裏。

再一次換位后,他心中一稟,雙目冷厲的掃向後來停泊的那艘郵輪的最高處。

林榮威一直沒睡,船靠岸后,他們就在為轉移做準備,槍戰一開始,他們這些關於行走於黑暗中的人,就聞到了危險的味道,雖然他們用的都是消聲武器,但那火藥味卻無法瞞過他們。

瘦猴第一時間去了船上的最高處,隱身到最佳狙擊位置,夜視鏡里,碼頭上黑暗中的一切都無所遁形,看着遠去的漁船,他沒再關心,只專註於岸上的激戰,雙方所處的位置都在他的射程內,只是,他們現在不宜高調,能不惹事就沒必要沾惹,他的槍落在那發號施令的欣長身影上。

倏地,對方凌厲的眼神如有實質,看着他的方向,讓他暗自心驚,這人好敏銳的感知能力,是個不低於林少的人物,暗戳戳的移開了槍口,換了哥位置,如芒在背的感覺隔了很久才散,那個位置早已經沒人,而激戰也到了尾聲。

林榮威在房間內用夜視鏡觀察外面的進展,明顯是三路人馬的爭端,他們只有十來人,目的也是要隱藏行跡,不會主動惹事。胖子帶着人已經聯繫上接應的漁船,現在要激戰,為免產生誤會,他們按下行動警惕著,等他們撤離后就馬上離開。

諾西見對方似乎無意與己方為敵,那應該是無意碰上的強者能人,接應了手下,留下一個活口迅速撤離。

現場留下十多具屍體和傷者,開始有巡邏的警衛發現狀況,林榮威眼看不能再等了,用被單包裹着蘇簡抱起她開始離開。胖子帶着二人走在前面,他在中間,身後跟着一個手下舉著輸液瓶,瘦猴斷後,迅速穿過甲板,向貨倉那邊走,哪裏人少,適合隱秘行動。

他不知道的是,在轉彎時候,遮蓋住蘇簡臉上的被單滑落,被去而復回的諾西驚鴻一瞥,那熟悉的容顏,讓他震驚,快速的從黑暗中出來,衝上郵輪追過去,可惜因為距離太遠,等他追到那邊甲板的時候,只見到微明的海面上遠去的漁船,漸漸隱沒在白霧裏,他恨恨的用力拍在船沿的護欄上,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可惜只看到那男人的背影!不對!好像她在輸液,似乎是……昏迷中?難道她是被人劫持了?望着再見不到絲毫痕迹的海面,轉身下船,他要找到她,弄清楚她這究竟是怎麼了。

二個月後,威爾森的私人島嶼上,醫療室里躺着消瘦的蘇簡,已經五個月的身孕,肚子已經隆起一個小山包。

林榮威坐在床頭,握着她因消瘦更顯修長的纖指,現在已經不比之前的冰冷,不得不說,他的治療方案還是有成效的,起碼生命體征屬於正常水平,臉色也恢復了幾分人氣,按威爾森的診斷,應該要醒來才對,只是她卻沒有按照預期醒轉。微微猶豫了一下,掏出口袋裏的針劑,他不能冒險,這讓她失去記憶的葯,趁現在給她打,如果下一刻醒了,自己就要前功盡棄,如果保有原來的記憶,她不可能願意留在自己身邊的!她會返回屬於她的世界,那怎麼可以!

手中的針毫不猶豫的推進了她的身體!他從不會讓萬一的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

傳說,人死了以後就可以看見自己的一生,看見自己生前很多看不見的過往。蘇簡想,她是不是死了?閻王爺在論她的一生功過?她有一個問題藏在心裏很久很久了,她想問問閻王爺,知不道,她真正的父母是誰,自己為什麼會跟他們分開了?那個家,有沒有很愛很愛她的爸爸媽媽?有沒有因為失去她這個女兒而變得很悲傷?有沒有一盞燈,是為等她找到回家的路而點的。迷濛中,總感覺有一雙深情的黑眸在看着她,溫柔鐫刻進了骨子裏,聲音很低的對着她呼喚著,會是誰?爸爸?還是媽媽?

對了,孩子,她肚子裏的孩子,還沒來得及看這個世界一眼,就跟她一起到了閻王殿嗎?對不起,她是個自私的媽媽,不忍也不能讓爸爸死。

。 徐若柳本來還興高采烈的,被白萍這冷水一潑,一張臉直接就哭喪了起來。

是啊!

她要是沒上班,那她可就還不起車貸了,而且更加買不起那些漂亮衣服裙子跟化妝品口紅了。

想到這徐若柳就垂頭喪氣:「那還是算了,我還是老老實實去上班吧。」

而旁邊的何凡聽着徐若柳剛才的話心裏一動,但最終還是沒有開口,畢竟他今天才剛認識徐若柳。

接下來車子依然保持穩速的速度行駛,車上也會時不時傳來一陣陣笑聲。

自從有三女在車上之後,何凡頓時感覺不會枯燥跟無聊了。

而且通過聊天何凡也得知徐若柳跟白萍兩人的工作。

徐若柳是在一家商場專櫃賣化妝品的,而白萍則是一名幼兒園老師。

至於楊芸香,她現在已經辭職了,目前還處於失業的狀態中,她打算等這次從杭城遊玩回去再做打算。

其實楊芸香對何凡也挺好奇的,她記得幾個月之前何凡還是開着一輛卡宴的。

而且那輛車還是剛買的新車,沒想到何凡現在竟然買了一輛一千多萬的豪車,這還真是讓人有些不敢相信,這起碼也得資產上億才能買得起這種車吧。

就是不知道何凡是創一代還是富二代了,楊芸香對此是深深的好奇。

不過楊芸香並沒有問出來,雖然何凡挺好相處的,人也和和氣氣的,但畢竟說到底她跟何凡也沒有相交太深,勉強只能算是普通朋友而已。

……

幾個小時過後,車子終於到了杭城,何凡在車上也知道楊芸香幾人是要去西湖的,所以他直接開着車來到了西湖附近。

到了附近的時候,何凡在車上詢問道:「你們有預定酒店么。」

徐若柳搖了搖頭:「沒有,我們是打算到這裏再定酒店的。」

何凡笑道:「那乾脆一起吧,我們互相也有個照應。」

徐若柳嘻笑道:「行啊,我跟白萍肯定是無所謂,你問問芸香吧。」

聽徐若柳這麼說,楊芸香直接轉過頭瞪了她一眼,才開口笑道:「我當然也沒問題。」

既然都同意了,何凡就直接查看附近有哪些酒店了。

不得不說西湖作為著名的AAAAA級旅遊景區,旁邊的酒店簡直多得嚇人,何凡看着地圖上面那密密麻麻的酒店都有些鬱悶了,一時之間他都不知道挑哪家了。

詢問了楊芸香幾人,可她們也沒來過西湖,自然是讓何凡拿主意了。

最後何凡挑來挑去,還是選了國賓館了,想來這裏應該挺不錯的,畢竟這名字聽着就大氣磅礴。

決定入住的地方后,何凡就直接開着導航過去了。

不多久何凡就開車來到了國賓館,看着眼前古香古色的建築,何凡直呼沒來錯了,車內楊芸香等人的眼睛也發亮了。

住在這種類似於古建築的地放,然後再去西湖泛舟,那還真像是來到了古代一樣。

等把車停好,何凡就帶着楊芸香等人一起進去了。

經過幾人商量,頓時決定要三間房,楊芸香三個女孩自然是住在一間屋子,何凡自己當然也得一間,剩下的一間就留給王子傑跟吳旭濤了。

訂房的錢的自然也是何凡出了,這是剛才何凡在來的路上提議的,而楊芸香三女也沒有在意,在她們看來反正一間房也貴不到哪去,最多也就一兩千塊而已。

可當何凡跟前台訂房的時候,楊芸香幾女有點懵,何凡定的一間房竟然一天需要六千塊,而且三間房間都是一樣的價格。

而且何凡還讓王子傑直接支付了十天的房費,連押金總共支付了二十萬,直接把楊芸香等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尤其是徐若柳,這會看何凡的眼神已經有些不同了,這男人有錢多得是,但捨得花錢又是另一回事了。

這次都可以算是何凡直接送了她們六萬塊了,這大方的樣子還真是少見。

徐若柳也不是沒見過有錢人,說實話以她這身材樣貌,追她的人還真挺多的。

但她見過的那些有錢人跟何凡不同,因為她覺得越有錢的人越扣。

像何凡這麼大方直接幫她們付這麼多房費還真少見,畢竟說到底她們跟何凡還真不怎麼熟悉。

她們三人也就楊芸香以前跟何凡認識而已,而且她剛才私底下也偷偷問過楊芸香怎麼跟何凡認識的。

楊芸香也說何凡只是她以前一個客戶而已,她跟何凡說到底也只能勉強算是朋友而已。

而且付錢的還不是何凡本人,而是何凡手底下的一個員工,看着王子傑眼睛都不眨的刷出去二十萬,徐若柳絕對相信那張卡是何凡的,而且裏面絕對不止二十萬,不然王子傑不可能面無表情的就刷了卡。

而且徐若柳也觀察了吳旭濤臉上的表情,她見吳旭濤也是一臉平靜,頓時就更加肯定心中的想法了。

這說明何凡平常的消費水平很高,連他手下的員工都見慣這種場面了,何凡消費二十萬對他們來說已經是司空見慣了。

看着刷完二十萬都不皺下眉頭的何凡,再想起外面那輛一千多萬的豪車跟幾百萬的大G,徐若柳頓時覺得何凡在她眼裏閃閃發光了,這妥妥的鑽石優質男啊!這要是榜上大腿,那漂亮衣服跟名牌包包還不是招手即來。

不過徐若柳也就想想,她知道像何凡這樣的男人身邊肯定不會缺女人的。

至於給何凡當女朋友,這個徐若柳想也沒想,她知道很多有錢人講究的是門當戶對,尤其像何凡這麼有錢的。

要是何凡是白手起家的創一代還好,何凡也是可以自己選擇結婚對象。

但徐若柳看着何凡那年輕的面貌,覺得還是富二代比較符合何凡的年紀。

而那些富二代有時候結婚可真不是想結就結的,有時候為了家族利益,那就是沒有感情都可以第二天就結婚的。

這些徐若柳可是親有體會,她以前一個大學閨蜜就是這種利益的犧牲品。

兩家公司為了合作,直接讓他們的兒女結婚了,這樣一來就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了。 柯小萌的三姨讓江丞證明那個養老院的項目是他的,他一時間還真不知道如何證明,拿文件照片吧,三姨說現在什麼都能P,不能證明是真假。

最後沒辦法,江丞看着三姨咄咄逼人的樣子,只能是讓她感受了一下什麼是自食其果,他給房產公司負責人打了個電話,讓他停止採購三姨女婿的材料。

三姨看在眼裏,表面一副瞧你能玩出什麼花樣來的樣子,內心其實也慌的一批,直到江丞讓她給她女婿打個電話問問。

其他人看這種場面如果在繼續下去恐怕是難以收場了,都岔開話題,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大家也知道三姨是個什麼樣的人,礙於親情關係平時都不說。

今天能有人懟她幾句,大家心裏也是蠻開心的,不過他們也只是以為江丞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最後是真的。

三姨給她女婿打完電話,就愣在了那裏,因為她,她女婿丟掉了養老院項目的大單子,她的臉色很難看。

她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和江丞他們求情,內心裏面五味雜陳,還是在其他人的說和下才拉下面子找江丞賠禮道歉。

江丞雖然不是故意來挑事兒的,但是他看不過三姨對柯小萌的態度,他笑嘻嘻的說讓三姨找柯小萌,因為他們之間,柯小萌才是正兒八經主事兒的。

三姨聽了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給柯小萌又是遞水,又是削水果的,搞的柯小萌很不適應。

當然她一直都不適應,因為她是肖可可,她繼承的只是柯小萌的記憶。

柯小萌秉承著自己善良的一面,也沒有繼續和三姨計較,她說那都是江丞和她開的玩笑,完了還是會讓三姨的女婿給繼續供貨的,讓三姨放心。

三姨纏着柯小萌確認了好幾遍才真正的放下了心,她以為別人都和她一樣,實則只有她自己是那種小人心思。

這時,瑪朵無聊看到了柯小萌家牆上掛的國畫,她好奇的走過去伸手摸了一下,不小心施展了自己的超能力,從國畫裏面揪出一串葡萄。

由於被那串葡萄誘人的外表吸引,瑪朵並沒有把葡萄放回去,而是一顆顆的吃了下去。

這一幕幸虧是被柯小宇看到了,他連忙起身走到瑪朵身邊,用自己的身體幫她擋住了她手裏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