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百萬不咳了,只好不看。

唉,這麼占女孩子的便宜多不好。

雖然他有點點羨慕。

穿過小巷,突然有三四個流里流氣的男孩子堵住了巷子口。

謝霖還以為只是普通的流氓就看到其中一人得意的伸出一隻手,一把小刀在他的掌心凌空打轉。

萬磁王?

不知道跟她的電比哪個更厲害。

於碧氣急敗壞的一個箭步上前,擋在謝霖身前:「你們快跑!他們是來找我們的!」

趙百萬大步從後面走上來,像個可靠的英雄。

他舉起一隻手猛得往地上一砸,一股濃煙騰空而起!

然後謝霖就感覺像是瞬移一樣,周圍的空間有一些動搖感,然後停下來,濃煙漸漸散去。

他們落在了一個籃球場。

趙百萬沉默的走到謝霖和九尾狐面前,深沉的說:「今天的事你們都看到了。」

於碧也是一臉嚴肅。

趙百萬:「你們是被無辜卷進來的,不必害怕,我不會對你們做什麼。不過今天的事,你們一定要忘記!不要告訴任何人,也不要在網上亂說,不然那就會惹·禍·上·身!」

於碧:「你們走吧,放心,你們是不會有事的。那些人我們會解決的。」

謝霖和九尾狐就這麼站着,目光沉靜,神色不動。

於碧終於感覺到不對了,慢慢後退,瞬間跑到趙百萬身後。

趙百萬手中又握著一個什麼東西,「你們不要過來!你們是什麼身份!因為什麼目的來找我們!」

謝霖先舉手表示投降:「我是聽說有十三劍客,覺得好奇才找過來的,不過在公園時我以為你是普通人啊。」

於碧也說:「我也覺得你是普通人啊!騙子!」

謝霖覺得這不對啊:「你說我是騙子……我這個朋友直覺很准哦,他說你是男生,那你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啊?」

於碧瞬間被KO,閉嘴沉默。

還是趙百萬靠得住:「你說你來找十三劍客,你找十三劍客幹什麼?」

謝霖:「大家交個朋友嘛,互通有無啊。我會占卜哦。」

趙百萬一怔,跟於碧交換了個眼神。

這也太巧了!

他們上次開會還說想要一個預言家呢!

於碧伸頭說:「你會預言?」

謝霖搖頭:「不是預言,是占卜。」

於碧:「有什麼不同?」

謝霖:「一個是預言,一個是占卜啊!」

於碧被繞暈了。

趙百萬覺得這種事不能他們兩個來決定,需要召開圓桌會議才行。

謝霖說:「沒問題,不過我要怎麼聯繫你們呢?去那個站子嗎?」

趙百萬:「可以。」

謝霖:「可我不會發亂碼貼……」沒有電腦幫助,她真的沒辦法分析他們用的密碼再學會怎麼發貼。

於碧:「沒關係,站子裏的帖子都是亂髮的。」

謝霖:「……這麼厲害的嗎?」

原來站是假的,但進去的每一個不是他們自己的人都會被關注,普通人就算對亂碼感興趣,發了貼,但沒有意義最終還是會把這個站子給拋到腦後。

兩邊終於在友好的氣氛中告別。

於碧在臨走前忍不住問:「你占卜怎麼收費啊?」

謝霖:「你想占卜?」

於碧:「我就想試試……」

謝霖:「可以啊,朋友三折收費。」

於碧:「好啊好啊,那我再找你哦。」

走遠一點,於碧趕緊找趙百萬吐糟:「我還以為他說朋友不收錢咧!」

趙百萬趕緊離這個一沒有人就不當淑女的假淑女遠一點,辣眼睛!

※※※※※※※※※※※※※※※※※※※※

只有十更。很抱歉因為還要更另一個,所以沒有時間寫得更多。從7月31號起到8月2號為止要去參加作者大會,所以停更,8月3號會恢復更新,會繼續一天三更連續一周。於是大家8月3號再見啦^^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vicancy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塗胡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多大的粉絲2個;吃棗藥丸、小么、馬渣渣、飛絮、superlovers77、熱水、一隻小仙女、白天黑夜、nevernoo、地雷、喵包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圍城?78瓶;褚官71瓶;292539瓶;西西哩哩38瓶;千夏36瓶;王水34瓶;煢煢玉兔、pink-pink30瓶;L。V。V。、阿瓜20瓶;嗶嗶嗶嗶嗶嗶呸15瓶;Joyce14瓶;吟雨夜13瓶;芒果葡萄桂圓、annagfy、閃閃小星星、aloe、貓小花、毛毛、十里、青泠珏10瓶;Jouska、飛絮、bbzhao9瓶;企鵝小姐、xiaomai221、孤傲的貓、夏小夏8瓶;相思7瓶;anna、nevernoo、李子栗子梨5瓶;Siagl2瓶;柒湖、hit、鯉魚、五福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隨着路上風景飛一般的往後倒退,他們距離城市越來越近了,周圍的車流也漸漸開始多了起來,糖糖從來沒見過現代世界的科技,此刻坐在謝安卿懷裏看着外面那令人眼花繚亂的世界,粉嫩嫩的小嘴巴張得圓溜溜的。

至於謝安卿,這位其實也是一個鄉巴佬,從小到大都是生長在道觀里的,這還是第一次到城市裏歷練自己呢,所以他其實是和糖糖一樣的,對這些車流和高樓大廈都表現出了驚嘆,妥妥的一副鄉巴佬長見識了的感覺。

只是他畢竟是大人要顯得沉穩一些,感嘆過後很快就回過神來了。

「到了,我只能送你們到這裏了。」

陳風將車停下有些遺憾的看了小糖糖一眼,可惜是被人家的不能搶回去養著。

謝安卿忙道謝,然後瞅了他幾眼有些欲言又止。

「怎麼?給錢的話就不用了,就當小爺我做一件好事了。」陳風甩了甩頭髮,自覺現在的自己應該很偉大。

謝安卿紅著臉搖頭,他……他身上也沒錢啊。

「我觀你印堂發黑帶血,最近恐怕會有血光之災,作為報答這個平安符送給你了,它能為你擋災一次。」

陳風「……滾。」

謝安卿把平安符放到他身上,一把抱起啥也不知道的糖糖麻溜的離開了。

陳風黑著臉開車離開,留給父女倆一車的尾氣,什麼人啊這是,好心送他們過來竟然還咒他!

正好這時候他的一好哥們兒打電話讓他去喝酒,陳風隨手將那平安符放到了自己褲子的兜里也沒在意,等之後扔了就是,開車就往他朋友所說的酒吧去了。

「爸爸,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裏呀?」

糖糖被謝安卿帶着到城市的街道上漫無目的的逛著,接着兩個人都眼巴巴的盯着對麵店鋪里賣雞排的流口水。

畢竟這香味實在是太霸道了。

暖暖抽了抽小鼻子,明眸亮晶晶的盯着對面,趕腳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謝安卿檢查看了下自己的家當,一個老人機,一張銀行卡,據師傅說,銀行卡裏面有一千塊錢的巨款呢,其他的就是一些黃符紙,硃砂,毛筆和巴掌大小的桃木劍等等他吃飯的傢伙。

然後一分現錢也沒有。

「爸爸我想吃那個,聞起來好香呀。」

糖糖小朋友留下了想吃的口水,眼巴巴的盯着對面的炸雞店鋪。

謝安卿:不瞞你說,我也想吃。

他咽了咽口水,艱難的將自己的視線從那邊移開。

謝安卿「我們先去取錢吧。」

「好哦。」

糖糖乖乖的抱着他的脖子,周圍很奇奇怪怪的人都舉著一個扁平的黑色長方塊對着他們,有時候神情激動,也不知道在幹啥。

糖糖滴溜溜的大眼珠子朝那些人看去,好些女生就激動的小聲尖叫。

「太可愛了吧,這個娃娃,我覺得我對結婚又充滿了幻想!」

「真的跟bjd娃娃一樣好看精緻,這皮膚也太白了,超級想捏捏他臉上的肉肉,萌死我了,你說我懷孕之後一直對着這小孩兒的照片看的話會不會也生出這麼萌的一隻小可愛啊。」

「那個是小朋友的爸爸嗎?長得也很好看啊,感覺氣質好乾凈的樣子,還是長頭髮,這麼帥的爸爸個萌寶的組合我愛死了。」

「他們過來了過來了……」

幾個女生小聲的說着,謝安卿走過去詢問銀行要往哪裏走。

「前面左拐過斑馬線就有一個銀行。」

謝安卿笑了起來「多謝。」

幾個女生紅著臉臉連忙擺手「不用不用。」

謝安卿抱着糖糖去找銀行,一路上被不少人圍觀,兩人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還以為這裏的人都是這樣的呢也就沒多管。

他們是到人工服務哪裏取錢的,因為另一邊的自動取錢機謝安卿根本不會操作。

拿着一疊紅票子走出銀行后,父女兩個目標一致雄赳赳氣昂昂的往炸雞排的地方走去了。

這家店的生意還挺火,人擠著人的,謝安卿抱着糖糖都感覺自己在隨波飄蕩了。

滿頭大汗的擠到前面,謝安卿動作生疏的點了些吃的,一掏錢瞬間懵了。

「我我我……我的錢呢?」

他傻眼的看着自己的包里,那一疊現金都不見了。

糖糖「!!!」

在店員警惕的眼神下,謝安卿只能紅著臉尷尬的將剛才點的東西都退了,抱着糖糖在眾多奇怪的視線下掩面逃走。

兩人都像是被拋棄的小狗狗一樣,耷拉着腦袋一步三回頭的走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