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年代的上學可不是九月,而是過完年招新生。這樣的話差了大半年呢…難怪他跟不上。

不過1年級的知識本來就少,又簡單,自己可以給他補習一下,問題不大。

和江定忠招呼一下,便離開了。 「李日月勝!」

姚洲話音一落,觀眾席迅速沸騰起來!

「好強啊,不愧是從城六中高一屆首席!」

「是啊,憑著一己之力,挑翻三個同期學生,真猛!」

「哇!李日月太帥了!」

——

李日月調整了片刻,緩緩走下擂台。

而就在這時,一道洪亮的聲音傳出:「慢著,還有三人沒有挑戰你,你還不能下台!」

說話的是一個中年壯漢。

見到中年壯漢說話,姚洲駁斥道:「楊老師,你這算是越界了吧?這六位學生已經同意了這三人代表他們出場,那三人打完之後就不需要再打了吧!」

「噢?是嗎?不是都要挑戰一遍才算成功嗎?他們三個,未必能夠完全代表剩下的三個學生吧?」說著,這位被姚洲叫楊老師的老師看向剩下三人,問道:「你們確定這三人可以代表你們嗎?」

楊老師的語氣和表情都寫滿了威脅二字,彷彿這三個學生說出一個不字,那麼他就會安排好這三個學生的新去路。

剩下三個挑戰者包括台下的眾人都是敢怒不敢言。這個楊老師本身就不是什麼好人,要不是憑藉著高階二級的魔法修為力壓學校的眾位導師,他或許早就被開革出校。

在楊老師的語言和眼神的威脅下,三人當中有一人咬緊牙關,大聲說道:「對。他們三個不能代表我的意見,李日月我要挑戰你!」

「你看,這不就有人不同意了嗎。」聽到有人站了出來,楊老師淡淡道,接著看向剩下兩人,出聲問道:「你們兩個呢?同意還是不同意?」

最終兩人還是在楊老師的威脅下不得不同意。

李日月見到這,心中有些無奈,這算是被算計了嗎?雖然他現在魔能也剩下一小半,但是多多少少還是可以使出四五發的一級光耀。

微微嘆了一口氣,說道:「行,既然有人還是想把我拉下首席之位,那麼就來搶好了。」

——

「這不公平!」白驚語站起身,怒道:「李日月已經戰鬥了一場,無論是魔能還是體力,都已經消耗大半,要是有人狠下心,未必能夠收得住手。」

「那他要是在野外呢?妖魔會給他回復魔能的時間嗎?」

「這不一樣!」

……

李日月見兩人好像有要爭吵的意思,不得不打斷道:「好了,小語,沒必要。」

接著看向那個楊老師,輕笑著問道:「那我申請休息十分鐘,這個應該算是允許的吧?」

「這個自然是允許的。」楊老師回到。他並不認為李日月可以迅速回復魔能,就這麼點時間,要是不喝葯,最多回復半個魔法的魔能。

可是他失策了。

李日月是一般學生嗎?明顯不是!

李日月在李昊早期的安排修鍊任務當中,就有過在喧鬧的環境中快速進入冥修狀態的練習。

只見李日月直接原地盤坐下來,三秒鐘不到,李日月就已經進入到了冥修狀態中。

楊老師的臉上有些不好看,他沒有想到李日月可以這麼快進入冥修狀態。

見狀,楊老師忽然大聲喊道:「你們三個,過來,我給你們安排一下!」

這聲音特別大,有一些沒注意到的觀眾都被下了一大跳。不過李日月卻是沒有什麼反應,依然在冥修。

楊老師見到這,算了,再怎麼搞都是打斷不了的,反正也就十分鐘時間,修鍊速度再快,也回復不了多少。

——

十分鐘后,李日月睜開眼睛,看向楊老師道:「時間到了,誰第一個上台?」

此時,李日月的魔能已經回復了釋放一個一級魔法的量,而體力也回復大半。

「我!」一個娃娃臉少年上台。

一上台,娃娃臉學生就自我介紹道:「我是普通班的一個冰系法師,請指教!」

李日月見說出「請指教」三個字時,對這個娃娃臉學生還是有點警惕的。

結果呢?

結果這個娃娃臉學生雖然連接星軌速度不算慢,而且站位也離李日月挺遠的,但是還是沒能趕在李日月貼身之前把魔法釋放出來。

被貼身之後,娃娃臉學生完全沒有反擊之力,沒一會就被李日月趕出來擂台。

李日月見到剩下兩名學生有些害怕上台,忽然笑到:「要不你們兩個一起上來?」

聽到李日月這麼說,這兩位學生還沒有說什麼,楊老師就說道:「好啊,既然李日月同學想要一個打兩個,我覺得還是可以滿足一下我們學校的天才學生的。」

說完,就示意剩下兩名學生上台。

結果不用多說,李日月直接釋放光刺。兩個光刺就把這兩名學生打下擂台。

打完之後,李日月正要下擂台,就隔壁的楊老師說道:「李日月同學不愧是學校的天才學員,前後打贏六個同學,這實力還是很強的。要是有興趣的話,可以挑戰一下現在升高三的師兄師姐的。」

「楊木,你過分了!」姚洲大怒道。

楊木卻是輕笑一聲,接著淡淡說道:「沒有吧,我只是給李日月同學指了一條可以提升戰鬥力的路,不過分吧?」

這表情真尼瑪欠揍!

「我記得升高三有一個姓楊的植物系法師吧?聽說他這才剛剛進入初階三級,我明天要是找他生死戰,應該沒有問題吧?」李日月幽幽道:「他這才初階三級,被我殺掉的幾率還是不小的。楊老師,我要不要明天就把生死狀給他送過去啊?」

「豎子爾敢!」

楊木怒喝出聲,接著爆發出強大的威壓向李日月壓去。

就在這時,姚洲也大喝道:「姓楊的,你敢!」

姚洲雖然是後進之輩,但是威壓也是可以跟楊木分庭抗禮的。

就在兩人威壓對峙時,李日月再次幽幽道:「嘖嘖,楊老師不用激動的對我出手啊!我這也才初階二級,保證殺不了那個師兄的!」

「而且……」說著,李日月的眼神開始冒出凶光。他的脾氣雖然還算可以,但是被這麼挑釁下去,他也是有很大火氣的。

「而且我爸叫李昊,我媽叫黃婭,實力有不是很強。都是區區高級滿修以上的修為,楊老師應該快可以擋得住吧?」

說著,李日月下了擂台,向楊木抹了抹脖子,一臉挑釁。

「你!」楊木怒啊,要不是李日月自報家門,他說不定真敢動手。但是現在的他不敢啊!李昊在江湖上可是號稱李日天,聽說早期還有以高階修為逆伐過一次超階法師。

而且黃婭也不是好惹的,一手強大的音系魔法,什麼時候把他殺了都不知道。

李日月見他敢怒不敢言,接著就向他比了一個國際手勢。最後在地上撿起一個垃圾,丟到垃圾桶。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丟完垃圾之後就說道:「垃圾,就該丟到垃圾桶里。」

說完,招呼白驚語:「小語,我們走!」

而後面的楊木怒目而視,他哪裡受過這種氣啊!

很好,李日月是吧,老子記住你了!

——

此時的獵者聯盟和商會聯盟,李昊和黃婭幾乎是同時收到了李日月被算計的消息。

接著,李昊給黃婭打了一個電話:「喂,老婆,咱兒子被別人欺負了……」

——

求收藏!!!

求推薦!!! 一片光芒閃光,三人回過神來,已然換了個地方。

他們打量著周圍,這是一個空白的廣場,地面潔白無暇,通體無痕,似石頭又似陶瓷、金屬,顯得有些奇異。

往外望去一片漆黑,什麼都沒有,好似天地之間,只有他們腳踩的這一片空白廣場,一股無垠的空曠、孤寂感襲上心頭。

惹人注意的,還有天上那個熾白的光球,在這孤寂的黑空襯托下,顯得那樣超脫、神聖。

「主神大光球!!」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凰天道念念叨叨,都是這個大光球,害得他悠閑的皇二代生活沒有了。

若非沈安曾多次叮囑,心裡念叨兩句還無所謂,但切莫做出任何挑釁主神的舉動,有人因此被穿小鞋,他指不定要學習一下鄭猩猩發一下波了。

實際上沒有他想象的那麼誇張,以主神之偉大,完全不在意螻蟻的行為,就像你罵賊老天一樣,老天爺理都不理你,但若是過分了就另當別論。

老天爺一般不管你,但主神可能興趣來了,祂的確不出手,就只是給你加點難度而已。

一句話,沒有必死的任務。

沈安卻提醒:「但有時候任務坑起來,你可能會覺得還不如去死得了。」

不要質疑主神,任何挑釁遠比自己強大存在的行為,都是可笑無比的。

其中禁忌,有的說道。

但無論如何,這款主神都遠超元祖那版就對了,性格方面也有趣多了。

凰天道已經想象出主神大雞蛋背後是怎麼樣的了。【試煉而已,我看你是故意罵我,引起我的注意力,我這不就來了嗎,小蘋果~主神笑】

「也不知道,沈安說的主神教團是怎麼樣的。」

初聞自家主神八卦,凰天道還是很感興趣的,據說空間之中還存在著信仰主神的輪迴者們,他們實力強大,聚眾成團,屬實惡霸毒瘤一個。

你今天敢褻瀆主神,明天不用主神提高任務難度,他們就會派人追殺。

是同級實力的,因為主神給予的一般是試煉,而非必死局,故而主神教團也遵守這個不成文規矩,不至於逼死你,也就排個十七八個同級別的輪迴者去搞你一波,你要逃了就放過你。

下次再干褻瀆主神的事情,他們就繼續追殺。

有強人輪迴者,一路從一星小菜雞,句句口嗨主神,主神提高任務難度,他熬了下來,主神教團追殺,他也扛了下去,最後登頂至高,繼續口嗨主神,稱得上傳奇。

你要說奇葩也行。

對這種人,凰天道只能舉起大拇指,道一聲:「猛人!」

反正他是不敢幹的,隱性規矩也是規矩。

回過神來,凰天道直接喊道:「主神,列出所有人的收益!」

天空飄下三張淡藍色光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