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媚竟然掐指念算,據骨相推出三姨的八字。

「摸骨算命?」我睜大眼睛,「好手段啊!」

「你也不簡單!」

「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言不諱了,這村子為何變成這樣?」

雪媚瞥了我一眼,說道:「你果然不簡單,看到的都是事情的本質,沒錯,這個村子變成這般模樣,我的確是知情的,不過你放心,我和你一樣事先也不知道伍天德會橫插一缸子,也不知道他會把我帶到這裏來,這個村子被一種可怕的病毀了,所有人都死了,至於三姨,我想她應該是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才會死於非命!」原來,由於魔樹劍胚的奇異性質,使孕育出的寶劍天生帶有靈性,十分容易的能產生劍靈。

一般情況,得到魔樹劍胚后,還需人們不斷進行後天培育才行。不僅是長期的帶在身上進行靈性的溝通,更要給予靈氣和精血的餵養。

開劍后,魔劍還會繼續成長,與主人心意相通,精血相融,如臂指使。在誕靈之後,便是有了獨一無二的劍靈相伴,使劍道造詣突飛猛進。

。 洛杉磯。

同樣的周一,西海岸的天色剛剛落暮。

比弗利半山腰的一家高檔餐廳,連續約見幾次都被拖延推諉的傑米·斯皮爾斯被侍者帶到餐廳可以俯瞰洛杉磯夜景的露台,等那位一路上被他用眼神上上下下剜過好幾遍的性感金髮女侍應拿著他們的菜單離開,斯皮爾斯立刻將一本今天剛剛發行的《福布斯》雜誌拍到桌面上,瞪著眼睛怒氣沖沖地對喬治·諾爾曼道:「喬治,我不想再聽你的討價還價,三……最多一個星期,我必須要拿到錢,還有其他所有附帶條件,否則,西蒙·維斯特洛就等著杜梅岬莊園像邁克爾·傑克遜的夢幻島那樣被警察大搜查吧。」

喬治·諾爾曼耐著性子等斯皮爾斯低吼完,語氣為難道:「傑米,我只是一個替人工作的律師,你對我發火沒用。」

傑米·斯皮爾斯卻嘿嘿笑起來,精明道:「別以為我不知道,喬治,我在網路上查過,你擔任了維斯特洛體系好幾家公司的董事,其中就包括丹妮莉絲娛樂集團,所以,你和西蒙·維斯特洛的關係肯定非常親近,一個星期,我最多再等一個星期,要不然,我就公開發起訴訟,讓西蒙·維斯特洛名聲掃地。」

喬治·諾爾曼稍稍走神地想著是不是該建議自家老闆把互聯網上不該有的一些信息清理一下,對於斯皮爾斯一個星期的威脅也不以為意,語氣依舊和緩:「傑米,房產之類的附帶條件還好說,2.5億美元,不可能,這太多了。」

「多嗎?」傑米·斯皮爾斯啪啪拍了兩下還放在桌面上的《福布斯》雜誌:「西蒙·維斯特洛可是有1.3萬億美元,2.5億,只相當於他個人資產的……那個,很少一部分而已。還有昨天,你擔任董事的丹妮莉絲娛樂財報,一年就能賺57億美元,也足夠很多個2.5億了,我告訴你,只有一個星期,這次我是絕對認真的。」

喬治·諾爾曼一臉為難表情,遲疑片刻,才終於道:「最多8000萬美元,傑米,比上次多一倍,這是我得到的最大授權。不過,那些附帶條件需要排除在外,你拿到這筆錢,完全可以自己去購置房產。」

傑米·斯皮爾斯見喬治·諾爾曼再次做出退讓,心中一喜,臉上反而更加怒氣沖沖,再次拍了下桌子,伴隨著一個被震掉玻璃杯的破碎聲響,惡狠狠道:「8000萬美元,嘿,西蒙·維斯特洛當我是乞討的嗎?他的個人資產比邁克爾·傑克遜多成百上千倍,我開價2.5億美元已經很有誠意了,既然你們這麼敷衍,那麼,3億美金,還有房產,以及我女兒必須成為最大牌的世界級歌星,這些條件都不能變。」

喬治·諾爾曼簡直有些無語:「傑米,如果你這樣,我覺得我們沒必要談下去。」

「好啊,那我明天直接向維斯特洛發起訴訟。」

傑米·斯皮爾斯有恃無恐地說著,從西服口袋裡摸出一個比最初那支更加精緻小巧的錄音器,正要按下播放讓喬治·諾爾曼再次感受一番,剛剛那位漂亮的女侍應恰好送餐前開胃酒過來,於是暫時住手。

等女侍應再次離開,傑米·斯皮爾斯倒是沒有繼續剛剛的動作,只是晃了晃錄音器,就重新放回自己口袋,盯著喬治·諾爾曼道:「3億美元,一個星期,這是最後通牒,非常非常認真的最後通牒,如果我的條件得不到滿足,那我們不會再有任何接觸,西蒙·維斯特洛就等著名聲掃地吧。還有,接下來,我也不想再聽你任何廢話。」

這麼說完,傑米·斯皮爾斯沒有理會女侍應剛剛送來的酒水,端起旁邊一杯礦泉水自顧自喝起來。

喬治·諾爾曼其實比對面裝腔作勢的傢伙更不想廢話,對方清靜下來,他求之不得,如果能拂袖而去震懾一下自己其實更好,可以清靜地吃一個晚餐。可惜,大概是第一次來這麼高檔的餐廳,還有漂亮到讓人移不開眼的女服務員,估計是有點不舍。

接下來一個多小時,傑米·斯皮爾斯都在很投入地享用這頓晚餐,而且依舊滴酒不沾,只是吃菜喝水,偶爾還要盯上對面的律師先生幾眼,給對方施加心理壓力,以示自己的強硬。

八點多鐘,晚餐結束。

那位帶著香風的女侍應親自送兩人離開,來到停車場,傑米·斯皮爾斯拉開自己車門,最後對喬治·諾爾曼道:「記住,3億美元,一個星期。」

喬治·諾爾曼只是客氣應付著,目送對方離開,才上了自己的車子。

開車進入山間公路,喬治·諾爾曼梳理了一下這次會面,思緒就有些偏離,剛剛那家餐廳他也來過幾次,雖然檔次很高,可還從來沒見過那位實在有些漂亮過頭的女侍應,金髮碧眼,細腰長腿,簡直就是玩具店裡走出來的芭比娃娃。

似乎還有些東歐血統。

這些念頭只是稍稍閃過,喬治·諾爾曼又開始煩惱。

不知道這份差事還要應付多久。

其實,他手中現在已經掌握了一份自家老闆讓人送來的錄音文件,就是某個蠢貨拿來索要巨額賠償的拼接音頻的原版對話,諾爾曼無所謂那些音頻是從哪來,但只是憑藉那些材料,就足夠以敲詐罪把對方送進監獄。

還想要3億美元?

諾爾曼甚至連嘲笑的心思都沒有,更是不想再浪費寶貴的時間和某個自作聰明又裝腔作勢的蠢貨虛以為蛇,因為經常感覺自己的智商都被拉低。

不過,事情既然是西蒙的安排,他也只能遵從,唯有的期盼只是這場鬧劇快點結束。

另外一邊,開車行駛在山道之間的傑米·斯皮爾斯離開餐廳后莫名地感覺有些燥熱,腦海中總是浮現剛剛用餐過程中好幾次見到的那位絕色女侍應。

真白啊。

於是越想越恨不得儘快返回伯班克住處把妻子按在床上折騰一番。

不過,傑米·斯皮爾斯不僅沒有踩下油門,反而再次放緩了開車速度,路過每一個路口還都會小心翼翼查探一番,才會開過。

這段時間,傑米·斯皮爾斯看了一大堆小人物與大亨們鬥智斗勇的電影和,因此也做了自己能做的所有防範措施。

比如每次與喬治·諾爾曼會面,他其實都全程帶著錄音器,事後還一口氣備份五份,網路郵箱里上傳一份,妻子那裡放一份,自己隨身帶一份,另外兩份挑選秘密地點藏起來,以備不時之需。

擔心自己如同電影中那樣突然遇到失控卡車之類,傑米·斯皮爾斯這段時間如非必要根本足不出戶。哪怕出門,就像現在開車,也絕對小心翼翼,龜速慢行,別說卡車,察覺不對勁的轎車接近自己,他都會減速乃至坐好跳車而逃的準備。

不僅如此,這段時間,為了確保自己時刻清醒,傑米·斯皮爾斯還滴酒不沾。

只是,不知為何,現在腦子裡總是想到剛剛餐廳里的那位女侍應,乃至,這段時間與喬治·諾爾曼等人接觸過程中碰到的各式各樣的美女。

女人啊。

該死的有錢人!

心中忍不住暗罵了一句,傑米·斯皮爾斯又連忙收回,自己馬上也是有錢人了,或許,等拿到那筆錢,可以再去一趟那家餐廳,那麼漂亮的女人,而且只是個侍應生而已,砸幾百萬,泡下來肯定沒問題。

這麼想著,離開聖莫妮卡山間,進入伯班克市區,路過一條街道時,昏黃路燈下,看到馬路兩邊影影綽綽晃著一雙雙白腿的窈窕身影,傑米·斯皮爾斯越發感覺有些口乾舌燥。

以前倒是沒發現,這條街上的小妞們質量倒是挺高。

不過,他隨即又警惕起來。

或許這也是西蒙·維斯特洛的陷阱呢?

想到這裡,傑米·斯皮爾斯努力讓自己收回目光,還得意地咧了咧嘴。

反正就是這些日子了。

那邊已經把價碼從最初的2000萬加到4000萬乃至今天的8000萬,距離兩億美元已經不遠,說明西蒙·維斯特洛其實很害怕事情被捅出來,這意味著他已經鎖定勝局,接下來只是時間問題。另外,包括他在談判期間故意加價,也是琢磨好的策略,只要對方給到兩億,就果斷同意,也算是自己退了一步,不把西蒙·維斯特洛逼太狠。

越想越得意,越想越期待,傑米·斯皮爾斯望著街邊再次晃過去的幾個暴露女孩身影,突然覺得,或許自己完全沒必要把那些有錢人想得太聰明。

就像邁克爾·傑克遜,同樣是大人物,還不是乖乖掏出了2000萬。

更何況,難不成西蒙·維斯特洛還能安排一整條街的女人給自己設套?

這裡是美利堅,不是維斯特洛王國。

打定主意,當快要開過這條街時,傑米·斯皮爾斯終於在一處路燈下正抽煙的兩個女孩附近踩了剎車。

傑米·斯皮爾斯不知道的是,距離他幾十米遠的後方,站在陰影中的一個男人剛剛按下了耳邊的通話器,正要吩咐團隊執行第二套方案,眼看那輛盯了很多天的轎車停下,男人又再次鬆開手,靜觀其變。

路燈旁,傑米·斯皮爾斯搖下車窗,兩個女孩立刻湊了過來,扒著車窗嫻熟報價。

傑米·斯皮爾斯到底還是沒有徹底放下謹慎,打量一眼兩個女孩濃妝艷抹的臉蛋,問道:「你們多大?」

兩女似乎沒想到他會問出這個問題,其中一個明顯性格潑辣的女孩嗤笑一聲,退後一些,一臉揶揄地把煙捲送到嘴邊抽了一口,吐著煙霧道:「不敢玩就滾蛋。」

這句話頓時讓已經自詡准億萬富翁的傑米·斯皮爾斯生氣怒意,不過是街邊賣身的一個小碧池,也敢這麼和自己說話,頓時瞪著眼睛道:「嘿,你們兩個,都給我上來。」

這次連還攀在車窗上的姑娘都翻起白眼,直起腰身道:「先生,你懂不懂規矩,只能一個,」說著還指了指身後:「而且只能在巷子里,告訴你,我們附近可有人看著,別耍花樣,小心挨打。」

女孩這麼說,反而讓內心深處還有些繃緊的傑米·斯皮爾斯更放鬆了一些。他不是老手,但隱約覺得,這些應該都是真正站街女的規矩,肯定不是什麼陷阱了,於是指了指剛剛罵自己的姑娘:「你,就你。」

那姑娘似乎還有些不情願起來,走上前直接伸手:「先給錢。」

傑米·斯皮爾斯掏出錢包,胡亂抽出幾張大鈔丟過去,看著那女孩又明顯露出欣喜和意外地躬身去撿錢,更加得意。

以後面對女人,自己就要這麼玩。

女孩撿了錢塞進自己包里,然後朝巷子示意,傑米·斯皮爾斯卻沒有下車跟過去,而是表示自己要一起開車進去。

終究是沒有徹底放心。

如果在車內,等下萬一發生什麼事情,他不會被人立刻揪住KO,而且還有逃走的機會。

女孩也沒有拒絕,拉開車門上車。

傑米·斯皮爾斯還謹慎地把車窗搖上,這才打著方向盤拐入了旁邊巷子。

斯皮爾斯的轎車剛剛消失在巷子里,剩下的一個女孩似乎聽到了什麼招呼,快步走向從不遠處駛來的一輛黑色轎車,拉開車門,上車后揚長而去。

如此過了十多分鐘,一輛警車緩緩開來。

路過巷口時,凄厲的女子尖叫聲恰好從巷子里傳來:「救命啊!」

聽到聲音,警車立刻停下,一左一右兩名警察動作敏捷地下車衝進了巷子。

剛剛完事的傑米·斯皮爾斯褲子都還沒提起來,聽到身下衣衫不整的女孩一聲凄厲嘶喊,又突然發瘋一般砰砰地把腦袋撞向車門,額頭頓時鮮血四濺,滿頭滿臉,他立刻反應過來,自己到底還是落進了陷阱。

這段時間承受的巨大心理壓力以及功虧一簣的巨大失落讓傑米·斯皮爾斯急火攻心,乃至失去理智,臉色猙獰地一把掐住了女孩脖子。

既然你喊救命,我就真要了你的命好了!

只是,不等他把女孩掐死,車門已經被拉開,膀大腰圓的黑人警察一把將他揪了出來。

傑米·斯皮爾斯被揪下車,張開嘴就要大喊,無論如何,他要把西蒙·維斯特洛的陰謀戳穿,讓周圍路人知曉這是一個卑劣的圈套,只是,還來不及發出一個單詞,他就被一條從身後探出來的粗壯手臂卡在了嘴上。

已經失去理智的傑米·斯皮爾斯沒有多想,狠狠地一口咬了下去,身後傳來一聲痛呼,那條手臂也迅速縮回。只是,他的腦袋隨即就挨了一拳重擊,滿口是血的嘴巴也立刻被不知道什麼東西緊緊塞上,徹底無法出聲。

昏昏沉沉之中,傑米·斯皮爾斯只隱隱聽到了一些散亂的辭彙。

「……咬人……」

「……瘋子……」

「……精神病院……」

再隨後,還有隱隱的救護車聲音,當挨了重擊后的大腦再次逐漸清醒,傑米·斯皮爾斯發現自己已經被捆得如同人棍般推進一條長長的走廊,努力回憶,片刻后終於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精神病院?!

接下來自己該怎麼做?

對。

撐住,一定要撐住,等自己從這鬼地方出去,然後,他不要錢了,無論如何,他只要西蒙·維斯特洛身敗名裂。

還有……

對了,這裡的葯絕對不能吃,要藏在舌頭底下,沒人的時候吐掉。

這樣才不會變成傻子。

甚至,如果實在避不開,被強迫吃下去,按照電影里那樣,必要的時候還可以用尿強行給自己催吐洗胃。

為了將來能夠復仇,他什麼都願意。

無論如何自己都要撐住。

暗暗咬牙,打定主意的傑米·斯皮爾斯被推進了一間病房,大概知曉接下來可能流程的斯皮爾斯緊緊咬著還塞在嘴裡的東西,回憶著電影里那些歷盡磨難后終於手刃仇人的孤膽英雄,一再給自己鼓氣。

然而,當被抬到病床上的斯皮爾斯發現一個戴口罩醫生舉著一支注射器向自己走來,頓時意識到,這……好像有些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