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汐的話把莫書榮炸的不知所措,他什麼時候有哥了?

還…莫書榮覺得自己腦子有點不夠用了。

靈籮領命后趕緊退出去了。

嗚嗚嗚…她完蛋了,沒有照顧好莫書榮,主人一定不喜歡她了。

靈籮一邊跑一邊傷心,她太慘了~

「嘭」的一下,靈籮就撞了個人,抬頭一看,這不是夜無雪嘛。

夜無雪也是有些楞住,他找了好久就是沒有找到府衙的暗牢,結果在這地方竟然還遇到個小女孩。

「主人叫我來接你,跟我走吧。」靈籮擦了擦眼淚,拉著夜無雪的就往暗牢走去。

夜無雪扯了扯自己的衣袖,沒扯出來,「你是誰,你主人又是誰?」

夜無雪的人把靈籮圍住,都一臉警惕的看著她。

「我主人是你爹。」夜無雪的手下都準備動手了,誰不知道老主子已經沒了。

「你弟弟的爹。」

靈籮說話太大喘氣了,聽的人是真想揍她。

「走吧,他們在哪?」

夜無雪嘆了口氣,現在的妖都這麼多了嗎?還可以這麼隨便的出現在人前,也不知道捉妖師厲害不厲害。

「主人,他們來了。」

不知不覺,夜無雪一行人就來到了暗牢,也打斷了夜無雪的胡思亂想。

他們都沒想到,府衙的暗牢,竟然會在這裡,這也…太變態了吧。

誰會想到,把暗牢建在茅房這邊,從茅房進去,也不怕走錯了位置,進了糞坑。

莫書榮剛剛從靈汐那裡知道,這裡面的人,有一個是他哥哥,親哥。

所以莫書榮一聽他們來了,就趕緊抬頭望去,一眼,就看見了夜無雪。

他們實在是…太像了。

莫書榮跟夜無雪就這麼看著彼此,眼神中有很多想說的話,但現在的場合,顯然不適合。

「差不多得了,這些人交給你。」靈汐打斷夜無雪跟莫書榮的深情對望,拉著莫書榮出了牢房。

夜無雪等靈汐他們走後,才看向齊伯恩。

齊伯恩這會也沒有那麼怕了,「夜無雪,你最好放了我。」

「你覺得我會放過你?」夜無雪冷笑。

齊家的人他早就想收拾了,這回齊伯恩撞在他手裡,他是傻了還是瘋了會放他回去。

雙方談不攏,瞬間就要開打,但是,一道弱弱的聲音響起。

「你們等會~」

剛剛靈汐走時,沒讓靈籮跟著,靈汐叫靈籮狠狠的揍齊伯恩一頓。

靈籮知道,主人這是給她將功補過的機會,靈籮當然不會讓別人代勞了。

「主人說了,叫我好好揍他一頓,所以別跟我搶。」說完,靈籮就朝著齊伯恩衝過去。

夜無雪的手下看著夜無雪,就讓這小姑娘嗎?他們…

夜無雪搖搖頭,示意他們不要動,等著就好了。

齊伯恩才是崩潰,他沒想到,竟然還有一個沒走。

夜無雪的人不知道靈籮是怎麼來的,他知道呀,他可是親眼看見靈籮跟她主人一樣突然出現的。

果然,靈籮手裡拿著兩根狗尾巴草,有一米長的樣子,往齊伯恩身上抽去。

夜無雪的人都驚呆了,狗尾巴草還有這麼長的了?他們…

是不是太久沒有到野外去了,所以見識變短了?

。。 那雙眼睛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如果非說要有的話,兩個人都繼承了父親的英氣和母親的美貌。

十分相似。

而就是那雙相似的眼睛裏,彷彿能看穿自己的一切。

包括此刻那些小小的私心。

葉輕眉咬了咬牙,避開了葉鷹揚的眼睛。

「你不知道,現在很危險,絕對不能讓秦風因為一時衝動就……」

「姐。」葉鷹揚一言不發,打斷了葉輕眉的話。

葉輕眉的嘴唇動了動,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

而與此同時。

秦風已經冷靜了下來。

「這是你和我之間的事情,和葉輕眉還有葉鷹揚無關,放開他們,我們自己解決。」

而秦風的一句話話音剛落,千門的人似乎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們聽到這個小子說什麼了嗎?」

「他說這件事和龍門沒有關係!」

「開什麼玩笑,哎呦,笑死我了,這個人腦子有病吧?」

「簡直笑死人了!」

「和龍門無關?這小子在逗我們吧!」

而趙豪和趙龍,也都是一副笑的直不起來腰的樣子。

等笑夠了,趙豪誇張地摸了摸眼角的淚水。

「哎呦,笑死我了,你小子是瘋了吧?」

「和葉輕眉還有葉鷹揚無關,你是怎麼想的?」

「難道你還不知道,從你那天出手救葉輕眉,將我打傷之後,你和龍門,就已經捆綁在一起了嗎!」

秦風皺了皺眉,咬着牙說道:「你的意思是,今天不可能放葉輕眉他們離開了?」

趙豪聽了秦風的話,冷笑了一聲,目光轉向了葉輕眉,目光當中滿滿的都是貪婪。

黏膩的像是觸手一樣纏繞上葉輕眉的全身,露骨又猥瑣。

葉輕眉雖然沒有抬頭迎上趙豪的目光,但是已經下意識地覺得厭惡不已,皺起了一雙柳眉。

「煞筆,看什麼看!」

葉鷹揚惡狠狠地瞪了過去,把自己的姐姐拉到了自己和秦風的身後。

剛好給葉輕眉擋了個嚴嚴實實。

趙豪卻放肆地笑了起來:「葉鷹揚啊葉鷹揚,別對我敵意那麼大啊,我們遲早都是一家人!」

「輕眉,你說是不是?」

「噁心!」葉輕眉氣的渾身發顫:「趙豪,你真是有病吧!我葉輕眉就算是死,也不會嫁給你!」

趙豪嘖嘖了兩聲:「那可由不得你了……」

趙龍此時也發出了聲音:「沒錯,像是葉小姐這樣的練武奇才,想必基因很好,到時候和我兒趙豪生出來的孩子,絕對是人中龍鳳,天才中的天才!」

「就是!」

千門的眾人開始跟着起鬨。

「葉輕眉小姐不如直接嫁給我們少主吧!」

「就是,直接嫁給我們少主,也能少吃些苦頭啊!」

「到時候要是真的被打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們少主可是會心疼的哦!」

「可不是嗎,葉輕眉小姐,你就答應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時之間。

各種各樣的聲音不絕於耳。

葉輕眉氣的一張俏臉漲的通紅,嬌軀發顫。

「你們,不要欺人太甚!」

「哎呦!葉輕眉大美人生氣了啊!」

「哈哈哈哈,不會是害羞了吧!」

趙龍見狀,撫掌大笑道:「這有什麼可害臊的!到時候給我們千門生下來兩個大胖小子,就不害臊了!」

「你們!」

葉輕眉被氣的使勁喘著粗氣,一雙美目當中已經隱隱約約凝聚出了淚痕,遙遙欲落。

秦風皺着眉,不耐煩地一揮手:「少廢話,我秦風一人做事一人當,就一句話,能不能放他們兩個走!」

葉輕眉的動作一頓,看向秦風,眼淚猝不及防地掉了下來。

一時間,內心五味陳雜。

當然,是感激佔據了大多數。

沒想到,都到了這個時候。

多一個人留下來,就是多一份戰力。

但是秦風依舊堅持,讓葉輕眉和葉鷹揚姐弟二人離開這裏,不想有絲毫的拖累。

葉輕眉的心中感動不已。

都已經這個時候了。

還在堅持維護他們姐弟二人。

一向驕傲的要命的葉輕眉,此時心裏竟然生出了一種,自己何德何能的感覺。

沒錯,就是自己何德何能。

何德何能能夠認識秦風的這樣一號人物。

如此重情重義。

甚至在危急關頭,也不會背叛自己的同伴。

葉輕眉甚至覺得。

即便她喜歡秦風註定是一場不會有什麼結果的苦戀。

但是能夠交到秦風這樣的一個兄弟。

葉輕眉忽然覺得。

這樣也值了……

葉輕眉深深吸了一口氣。

看向秦風的目光當中,滿是感動。

而與此同時。

葉鷹揚的目光也十分堅定。

「風哥,你說什麼呢,這麼要緊的關頭,我和我姐姐怎麼可能把你給拋下!」

「肯定要陪你共同對抗這幫王八蛋啊!」

葉鷹揚說着,眸中隱約燃燒起來幾分戰意來。

這麼多天。

葉鷹揚沒有一天敢放棄練習,敢停止變強的腳步。

為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