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錯知道他們有多能扯淡,乾脆公開:「楊甜。我見到真人了。」

「我艹。」

「真的假的?」

「一個十八線。」

「也別這麼說,人家是童星啊。」

「人家才……好像未成年吧?」

「07的。」

「旁邊那個是胖子嗎?還給臉打碼了。」

「說不定那就是胖子的臉,沒打碼。」

韓錯呵呵笑:「這都被你們看出來了?在我沒出生之前,我臉遭遇過車禍。」

「哈哈。」

「胖子你在哪見到楊甜的?」

「長得真水靈。」

「胖子你個死宅男怎麼可能碰到她?!」

韓錯打字:「這個先保密。不過第一個現實里見到的內娛藝人。還合影了。呵呵。」

「胖子有點出息好嗎?」

「就是個孩子,你還搞得多榮幸似的。」

「和她合影有什麼了不起?」

韓錯輸入:「不一樣。我寫了這麼多年娛樂文,這是我碰到的第一個。而且你們說這沒什麼了不起,你們倒是找個藝人合影看看啊。」

「這倒是。」

「我還沒遇見過藝人呢。」

「這是我距離藝人最近的一次。」

「毛線啊。你距離藝人近?那是胖子合影的。」

「我認識胖子啊。」

「你認識胖子嗎?網路上認識算認識?」

「至少是身邊人認識吧?」

「胖子?真人漂亮嗎?」

韓錯讚歎:「真人更漂亮。13歲160目測,現在孩子營養真的充足。我13的時候都不知道有沒有160。而且我小區也很多這個年齡段的孩子,但是不比不知道,就感覺現在05后怎麼長的?吃可愛長大的。」

「呦呦呦~」

「我擦胖子三年起步啊!!」

「07年13歲你都不放過?!」

「一次性打出這麼多字?比過去一年都多吧?」

「心動了?」

韓錯咧嘴:「你們這幫臭不要臉的。簡直畜生。」

隨即繼續輸入:「不過人家叫我叔叔……我特么……哎。」

「哈哈哈哈!!」

「那不是應該的嗎?」

「不對。你就應該告訴她,你才25,永遠25,她應該叫哥哥。」

「毛線,25也大12歲呢。」

「嗎的,這特么是三十年起步吧?胖子你長點心啊。」

韓錯笑著:「相信我的節操,我是一個老魔導師了。」

群裡面什麼蛋都能扯,不代表現實的想法和言論。

「楊甜不是和那誰一個公司嗎?」

「是吧?」

「我明白了。胖子這是放長線啊!」

「套路!都是套路!!」

「誰啊?她什麼公司的?」

「乘風天下啊!」

「啊?!楊甜乘風的?!」

「不會吧?」

「還真是。去年還是前年簽的。」

「那不是通過她有機會認識黎若迪了?!」

「胖子你要遇到自己真愛了?!」

「胖子你就是奔著這個去的吧?」

「不過黎若迪自從淼後事件路人緣差很多。」

「這兩年恢復一些了。」

「28了。」

「顏值還是能打,而且流量高。」

「我有點get不到她的顏。」

「胖子再開書別把她做女主了吧?看膩了。」

「讓胖子寫崩了,胖子就是她黑粉,我是發現了。」

「黎若迪最大的黑粉。」

「不是蹭神404過?裡面叫什麼名?」

「黎若白啊。」

「差一個字?那還不被404?」

「原來就是真名,在娛樂能成神里。胖子自己作死也不怪別人。」

「包千語呢?現實里趙霽月?」

「蹭神啊,偶爾還翻出來看看。現在胖子的書真看不下去。」

「戀戰我們還幫起過名呢。」

韓錯本來要打字的手指,看到這幾條信息,突然就停住了。

沉默許久,韓錯隨手關掉Q群。坐在那裡發獃。

許久之後,韓錯看看和楊甜的合影,扯起嘴角無聲笑了笑,關閉頁面。

起身拿過上班用的包,移動硬碟插入電腦,今天從工作電腦那拷貝的劇本資料打開。

韓錯全身心投入構思少相甘羅劇本梗概當中。

不管是為了以後的出路,還是為了吃飯,又或者是自己好像真的喜歡上這個行業和這份工作。

理由太過充足一個字擼起袖子加油干就是了。

早點把梗概弄出來,在金秋那過了就可以著手寫劇本。

一周的時間,已經過去一天。然後明天周日放假,後天早上上班梗概給金秋,過了就開始寫劇本。時間也不充裕,卻也算夠用。

就這樣,哪怕有私聊他的信息他也過濾掉,全身心投入到創作少相甘羅的劇本工作之中。

一直到半夜,一直到第二天,一直到後天上班。

——

「早。」

「早啊。」

「早。」

韓錯來的時候,算是比較早的。如今也關注了,門口好幾個開車來的。然後進公司,有的也就二十幾歲而已。

以這個公司的收入應該是養不起車,估計都是家裡條件好的。

韓錯在嗨寧也習慣了,如今北方可能也這樣吧,普通員工都開車上班。南方就更普遍了。不過對於韓錯來說還是很遙遠。

不想那麼多。

有幾個同事已經來了,看到他也倒是打個招呼。

韓錯也客氣回應坐下,之前說帥哥幫忙看手機的年輕小美女也過來,笑著詢問:「帥哥,星期六那天有明星過來?」

其他幾個都看向韓錯。

韓錯點頭:「楊甜你們知道吧?小童星。」

「不知道。」

「來幹什麼?」

「金姐也沒告訴我們。」

「長得漂亮嗎?」

韓錯也和他們閑聊,順手合影照片給他們看。

嘚瑟唄。三十多歲了也是如此,關鍵沒人知道他寫娛樂文,能見到明星也願意和人分享。再說和同事至少編劇組的,早晚還是要熟悉一些。

最起碼通過這樣的閑聊他們都知道他姓韓,年紀畢竟大他們很多,叫一聲韓哥不代表什麼尊重,客氣而已。倒也正常。

「金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