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舒雲搖頭,她可是一個能直面生活災難的勇士,怎麼可能會怕。

更何況……

「池岳哥哥,你不是告訴我要學會相信正義嗎?我一直都信呢。」

魏舒雲生活環境單純,並不意味着她沒有接觸過複雜的事情。

魏父魏母比誰都害怕自己的女兒被養成傻白甜,自幼就對她進行過複雜挫折教育。

「好,我知道我們的魏大小姐是個好孩子。」

池岳一邊說話安慰魏舒雲,哪怕她說她不害怕。

……

駱家。

安宜和駱秋霽坐在一起吃早餐。

駱夫人和駱先生收拾好東西,正從樓上下來。

駱夫人看向安宜,不舍的走過來,抱住她,輕聲說道。

「好孩子,阿姨很想和你繼續待着,但是我昨晚夢到了雲南的花香,我必須去看看……」

駱秋霽:「……」

他面無表情的吃着早餐,對這一切完全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

他老媽是個天生的演員,這是他從小就知道的事情。

一個對鮮花和美景念念不忘的人,永遠都能被老頭寵成少女。

安宜愣了一下,然後拍了拍駱夫人的肩膀。

「我知道,阿姨有想着我的心,這就很好了,我很知足。雲南的花很好,阿姨賞花賞景的時候,記得也帶着我的那一份。」

安宜也慢慢哄著,她經常去老人家那裏收租,和長輩溝通非常順暢。

「乖孩子,女娃娃就是比男孩貼心,你看對面那死孩子,他親媽要去雲南,一點不擔心不說,還一個人在那裏吃飯,你看他吃的多香,如果不是我親自生的他,我都覺得他不是我親生的。」

安宜:「……」

哪裏怪怪的感覺。

「阿姨,一路順風。」

安宜瞪了一眼駱秋霽,一把把他從椅子上扯下來,兩人一起送駱先生駱夫人上了車。

駱夫人坐在車內,看着站在一起的兩人,笑的合不攏嘴。

「老駱同志,你看他們站在一起多配,高顏值CP,這要是以後結了婚,再生個孩子,玉雪可愛的,一定比世界上最好看的花朵都美麗。」

駱先生笑了笑,很不客氣的拆穿。

「你放心,這兩人還有的磨。」

以他和老婆戀愛多年的經驗,這兩人剛在一起,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切……你以為都跟你一樣不要臉,這倆孩子都是含蓄的人,看着聰明理智,碰到感情又小心克制,他們一定可以攜手走到最後。」

駱夫人擰了駱先生一把,等到兩個孩子進了家門,才扭頭看向前面。

「你放心,我也只有在你面前才不要臉。」

前面的司機熟練的放下隔板,這兩人的感情太好,他早就習慣了。

……

另一邊。

柳甘來到看守所,和隊長一起研究這個案子。

他的做法比較直接,在局長那裏軟磨硬泡了很久,終於同意派他去管理案件的警局幫忙。

這件事牽扯到京城魏家,以他的身份,參與調查再合適不過。

柳甘和隊長坐在辦公室研究了很長時間,依然沒有頭緒。

隊長最後甚至都想罵娘了。

「肝兒……你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麼詭異,但凡是犯罪,總要有痕迹,但凡有痕迹,總能找得到的,為什麼我們找了這麼久,就感覺那姑娘像是被一個憑空出現的人弄掉的。」

隊長盯着大黑眼圈,從兜里拿出一支煙放在鼻子下痴迷的聞了聞,他愛吸煙,耐不住肝兒比較矯情,每次兩人一起討論事情的時候,他都只能忍着。

「也有可能,是對方的手段太高明,我們現在的技術還不能鑒別。」

柳甘閉上眼,也有些疲憊。

「附近的監控都找了,已經追溯到兩天前了,依然什麼也沒有找得到。」

兩人猜測兇手做了偽裝,但偽裝也要有時間,他們把附近的監控都看了,依然沒收穫。

不知道為什麼,柳甘的腦子裏突然浮現出一個人。

安小姐……

她丟了財物,那麼短的時間內就找到了,如果找她幫忙,會不會快一些。

「我有辦法了,你先休息一會兒,我等會兒就回來。」

柳甘飛快的起身,穿上外套就出門去了。

隊長一臉懵逼的看着柳甘離開,眼裏閃著光。

這是想到辦法了,但既然他沒說,那就說明自己幫不上忙,隊長打了個哈切,一秒入睡。

只有保證充足的睡眠,才能有精神去做事。

而另一邊,柳甘出了門,就開始聯繫安宜……

。 約翰跪在地上,臉色煞白!

西涼主帥!居然是西涼主帥!

華夏國竟然有如此年輕的五星主帥!

華夏國百年來,歷史檔案里的最年輕的主帥!

自然,也是功勛最卓著的一名主帥!

轟隆!

會議室里的人如同被雷劈了,全部愣在了原地。

五星主帥!

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的存在!

更恐怖的是,這位年紀輕輕的五星主帥,正是西涼主帥!

令敵軍落荒而逃的西涼主帥!

統領三十萬西涼大軍!

更恐怖的是,這位西涼主帥……是一個嗜血的殺神。

即便是米國那些神將,在數年前經歷過,那場伏屍百萬,血流成河的戰役之後。

也是足足震驚了數天,無奈退出邊境。

至今不敢起兵。

可怕!

恐怖至極!

這是米國幾大戰將,在經歷那場百萬大軍的惡戰後,足足緩了一周,對西涼主帥的高度評價。

有西涼主帥在,可保華夏國,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此刻,這位恐怖至極的西涼主帥,竟然站在自己面前。

約翰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閣下……是西涼主帥?」

約翰大腦一片空白,愣愣的問出了這句話。

他深吸了一口氣,急忙擦了擦額頭上快要掉落的冷汗,顫巍巍的說道:

「見過西涼……西涼主帥!」

約翰把姿態低到了最低,畢恭畢敬的說道。

葉臨天神色如舊,冷冷的看向他。

「你似乎剛才說,這裏是你米國的管轄區,受國際公約的保護?」

轟隆!

約翰心裏咯噔一下,瞬間慌了!

慌忙解釋道:「不!不是!」

「這裏是華夏國境地!每一寸都是華夏國的土地,整個大使館都是華夏國借給我們的辦公場所。」

約翰瞬間慌了!

他這條命,已經被西涼主帥握在了手裏。

跟西涼主帥作對,就在在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他便是華夏國的規矩!

葉臨天冷笑了一聲,再次問道:

「你之前不是威脅過我,擅自闖入大使館,闖入你們辦公室,要將我告到國際法庭,公開予以處刑?」

呼!

約翰深呼了一口氣,急忙咽了咽口水,跪在地上慌忙解釋。

「不!」

「主帥!您誤會了,這大使館,是華西國境地,西涼主帥自然可以踏足。」

葉臨天負手而立,身上的氣勢,猛然爆發。

「你不是說,要以我惡意引發戰火為由,向華華夏國開戰嗎?」

「不!」

「主帥!事情不是這樣的!」

約翰不斷搖頭,立刻解釋,生怕拿句話說不對會人頭落地。

此刻,葉臨天身上的八寶夜明戰袍,發着凌厲的寒光,如威脅,更如震懾。

無論眼前的敵人,怎樣卑躬屈膝,它的鋒芒絲毫不減。

這戰袍,是華夏國第一神器。

而西涼主帥!則是華夏國最高戰鬥力,持有生殺大權!

葉臨天在狼一的手裏,接過了滿臉緊張的瑤瑤,而後看向約翰。

約翰猛地抬起頭來,不敢有絲毫怠慢。

「約翰,本帥今日前來,是想解決昨日之事,你女兒囂張跋扈,把我的女兒,推進了花叢,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約翰一個顫抖,立刻點頭。

「是是是!一定給主帥一個交代!」

他顫巍巍的拿起了手機,立刻撥通了保姆的手機號,接着怒吼一聲。

「法克!」

「把蒂娜給我帶過來,立刻!」

十幾分鐘后,一個穿着精緻,如同洋娃娃一般的小女孩,在瑪莎拉蒂上,跳了下來。

隨後,在保姆的帶領下,走進了大使館。

她身穿,洛麗塔洋裙,穿着棕色圓頭小皮鞋,糖果色的小襪子,翹起一個蕾絲邊。

金黃色的頭髮捲起,既精緻,又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