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王一拳打在樹上,樹葉嘩啦啦的落地,他咬牙切齒:「一個大活人,怎麼就消失了!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到底是誰!我要知道是誰,一定殺了他!」

其他人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

一個大活人,忽然就一晚上消失了,這麼多人,一點都沒有察覺?

「於白,你在後面是嗎?」夜白璃忽然回頭說道,「別躲了,我知道你在後面,我感覺到你的氣息了。」她聲音還有些稚嫩,說出來的話卻有絕對的把握。

於白有些尷尬的從樹後面出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們安靜一點,我想到一點。」夜白璃看著各位。

幾個人高馬大的人看著小不點,等著她開口。

「我娘親中了蠱毒,身子一日日衰退下去,這是艷姬乾的好事。提出可以救娘親的,是冰茉微姐姐,娘親就有救了。」夜白璃看著其他人。

「與此同時,於白一直都在大陸上,從娘親的身體不好,到現在一直都在。」

其他人都靜靜的等著夜白璃說下去。

雖然她只有六歲,但是……她的分析能力完美的繼承了藍曦若,真的很厲害。

「從事情發生到現在,出現的唯一的變故就是於白的回來,對嗎?」夜白璃看著眾人。

眾人互相看了一眼,仔細想了想,然後點頭。

「所以,現在最大的可能性就在於白的身上,他應該是有答案的。」夜白璃直接下定論。

所有人在思考了前因後果之後,欽佩的看著夜白璃:小小年紀思維謹慎,在娘親生命垂危的時候還能冷靜思考,絕對是個人才!

於白一看眾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連忙搖頭:「我沒有抓走冰茉微,真的沒有,我發誓!」

「你當然沒有,但是有人幹了。」夜白璃看著於白,「你仔細想一想,你身邊,或者是那個世界,有沒有人特別的看不慣娘親?有沒有人想讓她死?」

於白愣了一下,然後忽然想起一個人。

他瞪大眼睛:「我知道了!」

夜白璃嘴角一勾:「那麼,接下來,希望你能救回冰茉微姐姐。」

於白深吸一口氣:「抱歉,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說著,他直接就走了。如果,如果真的是她的話……

於白直接到了自己的宮殿,然後看了看周圍,又去了別的地方。

「占骨師,你在這裡?」於白皺皺眉,「你是不是出去過?你是不是去過大陸?」他盯著占骨師的眼睛,心裡憤怒的很。

虧的他還覺得占骨師說不準還能當朋友,現在看來,還是算了。

占骨師一愣:「我為什麼要去大陸?難道你不知道,我是不能隨便到大陸去的嗎?如果因為一些小事就去大陸的話,我現在早就被懲罰了。」

於白看著占骨師,怎麼想怎麼奇怪。

「怎麼了?出事了?還是……藍曦若出事了?」占骨師看著於白,忽然嘲諷的笑笑,「所以你懷疑到我的頭上來了?」

說著,她將自己大殿里的一面鏡子摘下來,直接甩給於白:「你自己看!」

這種鏡子可以記錄影像,只要是在這宮殿里發生的事情,都逃不過它的監視。當然,僅限於在占骨師的宮殿。

於白接過來,一點點的翻看,到了最後直接愣住了:也就是說,占骨師是真的沒有離開過這裡,那也沒有時間抓冰茉微,那……還有誰?

於白忽然陷入了一片混亂,將鏡子還給占骨師,道歉后就走了。

身後的占骨師,嘴角揚起了詭異的弧度。

在藍家等待結果的眾人,看到於白回來,卻沒看到冰茉微,又是一陣疑惑。「茉微呢?」龍王的反應最激烈,他直接迎上去,抓住了於白的衣領。

於白也有些不悅,他皺皺眉:「我的猜測並沒有得到驗證,事實證明,並不是她……」

龍王深吸一口氣:「所以你現在的意思是,你也想不起來是誰了對嗎?」

於白點點頭。

夜白璃看著於白,又看看其他人:「不可能,於白,一定是有人瞞著你。」

於白搖搖頭:「夜白璃,我承認你很聰明,很多事情上都非常厲害。但是,我確認過了,有記錄的,我每日都翻過,她沒有離開那裡半步。」

夜白璃依舊不相信:「你難道不知道,很多東西都可以做假的嗎?」

於白有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他很清楚,那面鏡子是不能做假的。可是他有些擔心,再解釋下去,他的耐心也要消耗光了。

「我也同意璃兒的看法,於白,我知道你在很多方面都知道的比我們多,也比我們懂。但是,這件事情上,除了你,已經找不到其他人了。」夜華傲將夜白璃護在身後,冷言道。

「不是我們針對你,而是你仔細想想,能讓我們這麼多人都毫無察覺的情況下抓走一個人,並且完全沒有蹤跡,真的是人能做出來的嗎?你別忘了,龍王也是神,居然都能讓他毫無感知,你覺得人真的有這個能力嗎?」夜華傲看著於白,一字一句的說道。

夜白璃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爹爹,心裡忽然有些溫暖。

「沒錯,我不相信璃兒的推斷是錯的。」夜白赫也站出來,「人和神的差距很明顯,神能輕而易舉的擄走一個人,而人不行。至少,人躲不開一個神的感知。」

於白看著這一大一小,心裡就更亂了。

到底事情的真相是什麼樣的,他現在已經開始懷疑自己了。

事情陷入了僵局,沒有人再說話。

赤玄看著藍曦若,開始給她渡生命力,都被藍曦若強行中斷了。

「曦若,你不能這樣,你這樣下去真的會死的。」赤玄看著藍曦若,擔憂的說道。

藍曦若搖搖頭:「說不準,我真的是氣數已盡呢……」她搖搖頭:「赤玄,不要再為我做什麼了,沒用的。」

赤玄點點頭,不再說話,等著藍曦若睡著時候,他緩緩的走了出去,心裡壓抑的很,一路狂奔出去,然後化成九尾狐的本體樣子,八條尾巴在身後緩緩晃動。他瘋狂的奔跑,像瘋了一樣的跑。

樹木在他兩旁迅速的退後,最後就變成了一片模糊的影子。

他一躍而上,到了高高的山頂,發出憤怒而悲痛的吼叫聲。一時間,整片大陸的所有靈獸,全部都迅速跪在地上,深深的低下頭,全身顫抖,不敢動彈。

赤玄站在高高的山頂,看著下面黑壓壓的一片,心裡悲痛欲絕。

他身為萬獸之王,卻無法救自己契約的主人,這是一件多麼悲痛的事情!

一夜,他站在這山上一直思索,天亮就緩緩的回去了。

藍曦若依舊還在熟睡,其他的人卻已經是早早起來,依舊是盯著於白不放。

他們已經將所有人都排查過了,就算是方氏家族,或者隱世高手,都不可能做到不留痕迹,他們也去找過了,全部的地方,所有可疑的地方,就差沒掘地三尺了。

但是什麼都沒找到。

於白再次走了,他被眾人說了之後,心裡也開始漸漸有了疑惑,他仔細回想自己當時見到占骨師的時候,似乎……她的氣息變弱了?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憑著占骨師的實力,她是能創造一個分身的。如果是她的分身乾的,這一切都能解釋的通了。

他告別了所有人,準備出發了。

占骨師通過水晶球看到了於白的動向,以及眾人的懷疑,心裡憤怒不已。這些該死的人,居然還在懷疑她!

她也很清楚,如果於白回來的話,他一定會把真相調查清楚。

所以……她要阻止他!

占骨師的眼中閃過幾分陰霾:「於白,雖然我喜歡你,但是我絕對不能讓你揭穿我的陰謀。這一次,我絕對,絕對要讓藍曦若死!誰都不能阻止我!」

她說著,再次念咒,沖著水晶球做了些什麼。

於白離開了藍家,進入了森林,打算迅速的回到占骨師那邊。然而,還沒回去,就看到了一群靈獸直衝他而來,他只好先對付這群靈獸,再回去。

然而這群靈獸奇怪的很,他和這群靈獸打鬥的過程中,它們一邊攻擊,一邊在嚎叫,似乎在說些什麼。

而於白,他很快就發現,自己越打越覺得全身無力,越打越難受,雖然很努力的在堅持,但是依舊還是不敵身體的極度疲憊和睏倦,最後直接倒在了森林裡。

這群靈獸叫了幾聲,然後就緩緩的散去。

於白就這樣,在森林裡沉睡了。

占骨師在水晶球裡面看到了這一幕,嘴角帶了得意的笑:「於白啊於白,不要再掙扎了,藍曦若的死是註定的,你救不了她,也不能救她!」

。 孫祁宗等人,聽到這個聲音。

都是渾身一震,嚇得額頭的冷汗都滾了下來。

這個聲音,他們都太熟悉了!

是那位大人,他來了!

孫家眾人,齊刷刷地轉頭,往走廊一側看過去。

果然看見,李初晨正臉色陰沉地朝他們走來。

「大大大,大人!」

孫祁宗帶頭,孫家的幾人,全都俯首躬身,態度恭敬不已。

生怕惹怒李初晨,會被他一巴掌拍死。

「孫祁光的電話是多少?」李初晨冷冷掃了孫祁宗一眼。

孫祁宗急忙說道:「大人,孫祁光的電話關機了,我一直聯繫不上他。」

「我是問你,孫祁光的電話,是多少?」

李初晨這時已經拿出衛星電話。

打通獄神殿專線,等孫祁宗說出號碼后,就把號碼,重複一遍,念給白澤。

「白澤,給你三分鐘,定位到這個手機。」

說完,李初晨直接掛斷電話。

緊接著,李初晨又把電話,打到張威那裡。

這時的張威,剛剛做完那事。

累壞了的他,正摟著兩個大波妹在睡大覺呢!

突然被一陣電話鈴聲驚醒。

張威正要罵人,看清來電號碼,險些沒被嚇死。

「大大大,大人……」

李初晨沒有廢話,直接說道:「我那岳父岳母被人下毒,還在搶救中。」

「我小姨子也被人綁走了,張威,該怎麼做,你看著辦吧!」

「啊……」

張威聞言,整個人都嚇壞了!

獄神大人的岳父岳母,在九江被人下毒,進了搶救室,生死不明。

獄神大人的小姨子,也被人給綁走了,這他媽是誰幹的?

他不想活了嗎?

張威又急又怕,額頭上,豆大的汗珠開始滾落下來。

想到李初晨離開九江時,吩咐他的事,讓他好好看著那孫家。

可張威以為,孫欣欣去了中海,孫家也就沒有什麼值得他重視了。

正想著放鬆幾天,找兩個大波妹快活快活。

結果,他剛快活完,這就出事了!

張威連褲子都沒穿,又立刻打了個電話,「快快快,快把所有的弟兄都給我叫出來,出大事了!」

張威衝到門口,才想起他光著屁股,又急忙折返回去。

穿好衣服,張威就急急忙忙飛奔了出去。

這件事情,搞不好,所有人都要掉腦袋。

可不是開玩笑的!

李初晨給張威打完電話后,隨手又打給九江的巡察司司長,黎志誠。

黎志誠正和手底下的骨幹成員,在會議室里開研討會。

突然接到李初晨的電話。

黎志誠臉色一變,急忙走到角落裡,將電話接通。

「大人,您好!」

「黎志誠,你快要完蛋了!」

李初晨一開口,就沒好氣地說道,「我岳父岳母被人投毒,生死還是未知數!」

「我小姨子又被人綁走,你們巡察司,都是幹什麼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