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嗒!」

鍾瑋放下手裡的毛巾,從餐車後面繞了出來,朝著對面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說道:「不就是一份涼麵嗎?至於把人送到警 […]...

不對勁。

還不對勁。 唐朝搖搖頭,擦擦頭上的冷汗。 「怎麼可能!!陳家禁術,長生水,被破解了?」 「你不是說,長生水,陳 […]...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次?」

「我說,除非你今天能踩着我的屍體出去!」 溫栩栩終於把那張椅子甩過來了,「啪」的一聲大響,沒有絲毫防備的女人頓 […]...

千萬要……回去啊!

初月晚竭力用默念的聲音掩蓋耳畔的嘈雜,她的腦海中浮現出無盡的汪洋,那是每一次夢境中將她渡往彼岸的路。 憑藉自己 […]...